<button id="8hcrq"></button>
<dd id="8hcrq"><noscript id="8hcrq"></noscript></dd>

<button id="8hcrq"><acronym id="8hcrq"></acronym></button>

        <th id="8hcrq"></th>
        海棠書屋 > > 連上了王爺的wifi(穿書) > 第22章
            “五千兩?!”

            聽著小廝喊出聲的那一刻,站在后面的陳朔夸張地癱坐在椅子上,嘴上的能塞下一個雞蛋:“白哥,我爹就給了我五百兩,加上我的老底預算可就一千兩!”

            “而且...這一千五百兩是要買花魁的你怎么加價的清倌!”

            宋祈白故作疑惑:“可剛剛我看你帶來的銀票是一萬兩!

            陳朔:“...”

            陳朔有氣無力:“我把老底都帶上并不是準備都花掉。!你要知道他們是有找錢這個業務!”

            宋祈白心不在焉地聽著陳朔的究極碎碎念和哀嚎,目光卻準確無誤地落在了對面三號包廂談笑甚歡的兩人身上。

            看著余歲歲原本故作矜持后被筱筱帶的加入了旁邊的吶喊隊伍中,眉宇間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煩躁之意,卻又不好發作。

            “這個筱筱...”

            三號包廂小廝:“五千零一兩!”

            宋祈白把籌碼向前一堆,淡定從容:“六千兩!

            陳朔欲哭無淚:“白哥別漲了,讓給嫂子吧,給兄弟留個褲子吧!

            三號包廂小廝:“六千零一兩!”

            宋祈白眉頭輕蹙:“七千兩!

            陳朔馬上要哭出來:“白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三號包廂小廝:“八千零一兩!”

            宋祈白直接:“一萬五百兩!

            陳朔直接站在桌子上跳腳:“宋祈白。。。。!”

            余歲歲從美色中拔離抽出空閑,氣勢洶洶地看到底是哪個倒霉蛋在跟自己作對,一瞬間目光猝不及防的和宋祈白的交疊,有一種被抓包的心虛感讓她下意識錯開了視線。

            “一萬五百兩第一次!一萬五百兩第二次!一萬五百兩第三次!”

            “恭喜這位小姐...哦不,恭喜八號包廂的這位公子!那么下面登臺的就是我們的花魁何煙姑娘!”

            看著舞臺上能歌善舞的漂亮姐姐,聽著下面原本的議論聲被吶喊聲蓋過,余歲歲才后知后覺。

            我心虛什么!怕他干什么?!

            可是他先陪陳朔來這百花樓看花魁的!

            旁邊的筱筱抱著算盤不撒手,笑得花枝亂顫:“嫂嫂,陳朔哥今天把一萬五百兩老底都帶來了,結果卻被我哥花錢買了個男人,肯定氣炸了哈哈!”

            余歲歲對自己恨鐵不成鋼,隨口問了句:“他為什么還有零有整,一萬五百兩?”

            筱筱悄聲地趴到她的耳邊:“因為陳朔哥的老爹給了他五百兩讓他拍下花魁,好像是想問點事!

            余歲歲皮笑肉不笑,聽著表演結束,二樓的加價聲不絕如縷,她瞬間心生一計,將籌碼向前一堆。

            “加價,直接五百兩!

            小廝好心提醒:“小姐,下面才剛加到二百兩,我們直接加這么多嗎?”

            “剛剛你可喊過八千零一兩的小廝,咱差這點嗎?直接五百兩!

            三號包廂小廝喊聲也瞬間有了底氣:“五百兩!”

            原本熱鬧競拍的二樓瞬間鴉雀無聲,紛紛抬頭望向了那神秘的三號包廂。

            五百兩本不算多,平日花魁價格也要喊到一千兩左右,可那三號包廂剛剛的實力所有人也都有目共睹,想必定是哪家有權有勢之人。大家的目光也不停地在八號包廂和三號包廂之間流轉,看熱鬧不嫌事大。

            八號包廂內

            宋祈白:“這錢我付!

            陳朔雖十分詫異但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就被宋祈白塞了一張紙條。

            看著手上字跡工整的欠條,聽著外面的叫價陳朔差點沒當場昏過去。

            “你拿欠條付錢?!你堂堂承王殿下,陪我出來連五百兩都拿不出來,我拿什么指望你還上一萬五百兩?!”

            “最近夫人賺了點錢分我,自然是能還上,但我平日極少出門確實經常忘帶銀兩!彼纹戆妆敢恍,陳朔卻沒有感到他的絲毫悔意。

            剛剛幫忙顫抖喊下一萬五百兩的小廝就聽到剛剛大氣的某人還特地問一句:“這能賒賬嗎?”

            小廝:...

            陳朔:...

            聽著外面沒人敢漲價,最后竟然五百兩定錘花魁,陳朔死的心都有了。

            用我爹給的五百兩能解決的事竟花了一萬五百兩?

            而且...還沒解決?

            陳朔悔不當初:“我怎么就想不開帶著你來,碰到嫂子的事你是真坐不住啊!

            男人眉頭輕佻,不予置否,看著三號包廂五百兩拍成功的余歲歲惡狠狠地吃著果盤,整個人蔫吧拉嘰地癱坐在椅子上,生無可戀,宋祁白唇畔也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陳朔,春宵一刻值千金,好好享受!

            “不對,你這是萬金啊!

            身后并沒有想象中的炸毛聲,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宋祈白從三號包廂收回目光轉身,只見身后的陳朔早已無影無蹤,那萬金拍下的清倌正規規矩矩的站在那里,朝他恭敬的行禮。

            感激但有膽怯。

            宋祈白:...

            一旁的陸羿努力憋笑:“...剛剛陳公子先走了,他讓我轉告您!

            宋祈白臉色冰冷:“什么?”

            陸羿說出話時只能斷斷續續地用咳嗽掩飾笑意:“陳公子說...春宵一刻值萬金,他尊重祝福!

            宋祈白:...

            陳朔,你給我等著!

            *

            “怎么就被宋老狗唬住了,我在加一兩也是我的了啊!

            坐在三號包廂中還在懊惱復盤的余歲歲呆呆望著那清倌原本在的位置碎碎念,并沒注意身旁的筱筱早已把季安拉到門口,有人進來悄悄關上了包廂門。

            余歲歲義憤填膺地自言自語:“不過花了五百兩讓他們吃個啞巴虧,都別好受!”

            “余小姐身體不適嗎?”溫溫柔柔的陌生聲音讓余歲歲瞬間提高警惕,當她轉身時就見原本站在舞臺上的花魁此刻已湊到她身旁,深情關切擔憂。

            余歲歲禮貌地拉開距離:“?我沒事多謝何小姐關心!

            何煙:“余小姐叫我何煙就好,今日多謝余小姐捧場!

            “不用謝不用謝,那個...錢我交了但我想起臨時有點事,要不我先走...”愛嘴嗨膽子芝麻大的余歲歲此刻看到漂亮姐姐慫的一比,只想趕緊腳底抹油逃離這種尷尬的二人世界。

            一旁的何煙卻有些為難和焦急,聲音隱隱帶了幾分哭腔:“余小姐...請為何煙再多留半壺香可以嗎?”

            “筱筱特地交代過這是何煙第一次接待,如果客人走的太早的話勢必會有影響,求余小姐答應何煙待夠一炷香的時間!

            話音剛落,何煙直接恭敬地跪在了地上,余歲歲的腳步一頓趕忙上前扶起。

            “好說好說,我再坐會走...”

            把何煙扶起時,余歲歲嘴上安慰著小姑娘,目光不經意掃到她藍色縷金云緞裙袖口的圖案,彎彎的藍色月牙精致而不明顯卻格外眼熟。

            余歲歲有些猶豫卻還是開口確認:“你...是明月幫的?”

            何煙目光閃躲,把衣袖微掩點了點頭。

            余歲歲若有所思:“如果我沒記錯,明月幫向來不收女,敢問何姑娘...”

            何煙猶豫了下,還是主動道來:“我是明月幫幫主收養的義妹,名義上的!

            余歲歲下意識拿了一把瓜子磕了起來,頗為好奇:“既是義妹,那明月幫幫主怎會讓你來百花樓當花魁?”

            何煙眼眸微垂,神情有些黯淡:“是...自己主動要求,和幫主沒關系!

            這百花樓是宋祈白的表妹筱筱所開,明月幫又是宋祈白的,都是自己人幫助讓義妹來固然也放心。

            只不過...

            余歲歲想起包子鋪的陳叔說的那晚情況,沉吟片刻后她的眼眸多了幾分堅定,決定賭一賭。

            “何煙姑娘,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可否麻煩你?”

            何煙:“何煙今日欠姑娘一情,姑娘盡管講!”

            余歲歲:“能否麻煩姑娘幫我打聽一下,前些日明月幫為何在青云棋莊前將打更的老陳帶走,他...是我陳叔的摯友,最近因為他的事陳叔不吃不喝,日益消沉我很是擔心,勞煩姑娘了!

            何煙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舉手之勞余小姐,等這兩日回一趟幫您問問!”

            “那現在我們…”

            “我們…”剛剛暢聊甚歡的余歲歲微微一怔,看著眼前想主動找話題卻有羞澀的何煙,才忽然反應過來。

            曖昧的燭光,檀木八仙桌上香爐吐出云霧般的香煙,五百兩拍下的花魁。

            余歲歲瞬間一激靈,連忙后退閃避拿起旁邊的書擋住自己:“何何何...何煙,要不你在屏風彈奏一曲,邊看書邊聆聽可好?”

            何煙乖巧地點了點頭,聽到粉彩屏風后傳來優雅的琴聲,余歲歲才終于松了口氣癱坐在了椅子上,可還要在熬半柱香時間,余歲歲心生一計,用書當在前面,悄咪咪的從懷里掏出寶貝。

            倏地,何煙猝不及防的期待問道:“余小姐,這曲您喜歡嗎?”

            “啊...嗯,很喜歡,單曲循環不是...再多彈幾遍吧!庇鄽q歲自然地將手機藏在書下,上課偷玩手機怕被班主任發現的技能瞬間覺醒,何煙也絲毫沒起疑心地重新彈奏。

            余歲歲也安心下來,開始玩手機的快樂一刻,突然看到一個彈窗。

            -[提醒]垃圾短信

            ???

            竟然能收到外界消息的短信?!

            余歲歲瞬間來了精氣神,可點開看后她表情越來越復雜。

            -現在下載小白書app,新用戶可享免費推流,極速刷新等30+項特權喲,心動不如行動,快快下載哦。

            發信人:系統。

            余歲歲:...

            看著發件人余歲歲咬牙切齒了半秒,小白書之前身邊人都是重度愛好者自己沒下,但這系統之前給自己推薦算了現在竟然還發短信來打廣告?

            反正閑來無事,余歲歲悠悠地點了后面的下載按鈕。

            我倒要看看你能整出什么花樣。

            系統:“叮,恭喜宿主完成小白書下載任務,獲得2個額外金幣,宿主使用小紅書可以與現實世界聯系,但使用請注意不能暴露自己否則將收回小白書使用權!

            “宿主現在可以發帖試用!

            余歲歲沉思良久,既然不能暴露身份發帖的話...

            她自信的打出標題。

            -提問:穿越到《還宋》中最想做什么?#《還宋》#

            作為當今最火的小說,帖子已發立刻引起了熱議。

            余歲歲興沖沖地點開了點贊最多的一條。

            -那當然是和宋祈白談戀愛!

            余歲歲:...

            下一個。

            -當然是把宋國二皇子爆錘一頓,讓老公小白愛上我!

            余歲歲:...

            憑宋老狗這種老腹黑,說不定看你搞完宋國二皇子會懷疑你有問題把你一起“嘎嘣”了。

            看了半天評論余歲歲忍不住扶額,這簡直不是穿越到《還宋》中最想做什么,這簡直就是《如何攻略宋祈白的一百種方式》!

            “嗡”

            余歲歲小心瞄了一眼何煙后,才發現震動這是小白書的消息提醒。

            她靠在椅子上倒了杯茶點開“我的消息”,看到那人id的時候忍不住嗤笑了一聲。

            邊疆吳彥祖?

            可當她點開消息框看到具體的內容時,嘴邊的笑容一下子被按了暫停鍵,整個人怔了原地,手不自覺地微微顫抖滑落了茶杯。

            那明晃晃的消息框中赫然寫著:

            -你也在《還宋》里,對嗎?

            -穿書者。
        日韩免费视频网址,日韩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视频,日韩在线成年视频人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