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書(shū)屋 > > 吻玫瑰[娛樂(lè )圈] > 第四十五章
    “滿(mǎn)意了?”蘇詩(shī)薇側著(zhù)身子靠在柜臺前,看著(zhù)沈允晨結賬,眼睛緊緊盯著(zhù)沈允晨的眼,企圖看出來(lái)點(diǎn)什么。

    他們三個(gè)來(lái)這里吃飯的消息如許偉所料,已經(jīng)滿(mǎn)天飛了。沈允晨剛到這里結賬就被柜臺里的小姐姐要了個(gè)簽名。

    有旁人在,但還好許偉去衛生間,不在這里,有些話(huà)可以說(shuō)但又需要些隱晦,可僅僅是只言片語(yǔ),他們也明白彼此要說(shuō)什么。

    “滿(mǎn)意的很,這頓火鍋我吃的很滿(mǎn)意,看見(jiàn)某人臉色我也很滿(mǎn)意!鄙蛟食客侠死谡,絲毫沒(méi)有愧疚。

    “那你說(shuō)那話(huà)是圖什么?”

    “圖什么?”沈允晨接過(guò)服務(wù)員遞過(guò)來(lái)的小票,也學(xué)她一樣側著(zhù)身子倚在收款臺,神色無(wú)懼,“你覺(jué)得我說(shuō)那兩句話(huà)是在圖什么?然后我就告訴你,你覺(jué)得的原因對不對!

    蘇詩(shī)薇想笑卻忍著(zhù)笑意,嘴角彎了彎,攤了攤右手,扯著(zhù)他的袖子往外面走:走吧,這人多,等會(huì )兒又來(lái)幾個(gè)管你要簽名的,想走就難了!

    “你不猜猜我圖什么了?”沈允晨唇角帶著(zhù)笑,逗她。

    走在前面的蘇詩(shī)薇翻了個(gè)白眼,但臉上的笑意更甚:“不猜!

    “那你是怕猜對還是猜錯呢?”沈允晨繼續逼問(wèn)。

    蘇詩(shī)薇突然停住了腳步,轉身瞇著(zhù)眼睛看著(zhù)沈允晨,上下打量了他一遭才開(kāi)口:“你好像是十萬(wàn)個(gè)為什么!

    -

    回到公司后,蘇詩(shī)薇剛下車(chē)就被后座先下來(lái)的許偉攔住了去路,

    沈允晨還在車(chē)內關(guān)空調關(guān)音樂(lè ),察覺(jué)到車(chē)在的動(dòng)靜,縮了縮脖子透過(guò)副駕駛的車(chē)窗往外看。

    “怎么了?”蘇詩(shī)薇邊整理包邊問(wèn)。

    許偉吞咽了下口水,有些話(huà)難于開(kāi)口,他的視線(xiàn)越過(guò)蘇詩(shī)薇的肩膀看見(jiàn)了正往他們這邊看的沈允晨,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詩(shī)薇,有空嗎?我辦公室有個(gè)資料想讓你看看!

    聰明如蘇詩(shī)薇,大概已經(jīng)猜到了這不僅僅是看資料的事情,她還沒(méi)想好怎么說(shuō)但有些事情確實(shí)需要盡早解決。

    她垂著(zhù)頭想了想,最終決定還是要把話(huà)說(shuō)開(kāi):“行啊,公事為主!

    “薇薇!鄙砗髠鱽(lái)聲音,蘇詩(shī)薇回頭看過(guò)去,沈允晨正單手搭在還沒(méi)關(guān)的車(chē)門(mén)上,含著(zhù)笑看著(zhù)她,“我在你辦公室等你,晚上還要送你回家!

    蘇詩(shī)薇和許偉乘電梯來(lái)到了許偉的辦公室,雖然窗戶(hù)的窗簾都被拉上來(lái)但畢竟是下午,還是有光線(xiàn)能透過(guò)窗簾滲入到辦公室里的,她剛走進(jìn)去就聞到了一股花的香氣,心里也就有了譜。

    許偉走到她前面兩米遠的位置上,彎著(zhù)腰不知道在搞什么東西,下一秒,一個(gè)又一個(gè)的蠟燭在眼前亮起,逐漸將整個(gè)房間點(diǎn)亮,這她才看清蠟燭圍成的心中間,是鮮艷嬌嫩的紅玫瑰。

    而辦公室的四周也早就不是平日辦公那樣的死氣沉沉,反而四周都被布置滿(mǎn)了各種各樣顏色的氣球。

    這些都是剛剛許偉去上衛生間的時(shí)候給助理打電話(huà)要求布置的。

    原本他還沒(méi)那么心急,沈允晨的出現給了他十足的危機感,而今天中午的這頓飯徹底讓他著(zhù)急起來(lái),仿佛再不出手再不勇敢一點(diǎn)就再無(wú)可能了。

    蘇詩(shī)薇看著(zhù)周?chē)膱?chǎng)景,心里卻沒(méi)有半點(diǎn)的波瀾,大概這就是愛(ài)與不愛(ài)的區別,就算這里被布置的再浪漫,她都沒(méi)辦法擁有,也不會(huì )去擁有。

    她看著(zhù)許偉走到她面前,非常深情地看著(zhù)她說(shuō):“詩(shī)薇,從初次見(jiàn)面我就喜歡上了你,喜歡你的沉穩執著(zhù),喜歡你的頑強不屈,喜歡你的一切,算算時(shí)間,咱們兩個(gè)也一起度過(guò)了這么多年的風(fēng)風(fēng)雨雨,沒(méi)有人比我再適合你!

    “詩(shī)薇,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嗎?我會(huì )給你幸福與安全感!痹S偉緊張的手心里都是汗,但他還是沒(méi)有別開(kāi)眼,繼續去盯著(zhù)蘇詩(shī)薇,想要從她的眼神中得到半點(diǎn)他期待看到的情緒。

    “學(xué)長(cháng)!边@一聲學(xué)長(cháng)直接澆滅了許偉眼中的期待,也拉遠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一直以來(lái),我都很感激你帶我進(jìn)了這個(gè)行業(yè)再做大做強!

    “對我來(lái)說(shuō),你是我的學(xué)長(cháng)、我的合作伙伴,也是我要好的朋友。但除這些之外,我對你沒(méi)有其他的想法,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

    許偉自嘲著(zhù)笑,卻怎么都牽不起笑容,他預料過(guò)如今的結局卻還是滿(mǎn)懷期待,期待著(zhù)她會(huì )同意。

    可現在事實(shí)就擺在眼前,這么干脆利落的回答直接斷絕了他所有的幻想。

    他們彼此共事這么多年都喚不起她對自己的愛(ài)意,那今后就算是再去追求也是于事無(wú)補。

    “那你喜歡沈允晨嗎?”許偉眼神直勾勾看著(zhù)蘇詩(shī)薇,說(shuō)到底,他還是不服輸,還是不服氣。

    蘇詩(shī)薇很想問(wèn)她喜歡沈允晨這件事真的很明顯嗎,前有楊樾后有許偉,好像人人都很輕易看出來(lái),那沈允晨呢,是否也同他們一樣感受到了。

    她沒(méi)開(kāi)口反而心情更沉重了,臉色也不算太好。

    可她還是沒(méi)忽視掉面前的目光。

    “我確實(shí)喜歡他!边@句話(huà)早就在心底重復過(guò)千萬(wàn)遍,如今說(shuō)出來(lái)也很平靜,蘇詩(shī)薇臉上的表情很平淡,“我從高中,從他不認識我的時(shí)候就喜歡他,能走到今天這步是我的意料之外。但我不得不承認,盡管過(guò)去了許多年,他依舊是我心里的不二人選!

    許偉聽(tīng)完這段話(huà),眼睛還是沒(méi)有離開(kāi)蘇詩(shī)薇身上,原來(lái),就算他早一點(diǎn)去追求去愛(ài)護,不愛(ài)依舊是不愛(ài)。

    當心中住進(jìn)了一個(gè)人,那其余的人再優(yōu)秀也會(huì )暗淡失色,更何況那個(gè)人也很優(yōu)秀,不甘心也沒(méi)用啊。

    “作為你的追求者,我想說(shuō),如果有一天愛(ài)不動(dòng)了回頭看看我,我大概和你一樣,這段感情很難釋?xiě)!痹S偉盯著(zhù)她緩緩開(kāi)口,語(yǔ)氣卻已經(jīng)輕松了不少,“而作為你的學(xué)長(cháng)、你的朋友,我只想建議你正確對待處理感情和事業(yè)問(wèn)題,你們身處這個(gè)行業(yè),要面對的問(wèn)題、要想的后果太多太多了!

    蘇詩(shī)薇彎了彎唇:“我會(huì )好好考慮未來(lái)的事情。許偉,路是朝前的!

    -

    蘇詩(shī)薇回到辦公室,第一眼就看見(jiàn)在那里擺弄魚(yú)缸的沈允晨。

    公司剛搬過(guò)來(lái)的時(shí)候,這個(gè)辦公室還挺大的,處理事情結束后,一抬頭就總覺(jué)得偌大的辦公室冷冷清清。

    所以就選擇了一天,親自去挑選的魚(yú)缸,又順便買(mǎi)了幾條觀(guān)賞魚(yú)。

    累了的時(shí)候就走過(guò)去喂喂食,看看這些在水里張著(zhù)小嘴,微微仰起身子等待投食的小家伙。

    還挺治愈的。

    “他跟你表白了?”沈允晨聽(tīng)見(jiàn)腳步聲并沒(méi)有回頭,蘇詩(shī)薇剛進(jìn)屋,他就聞到了她身上飄著(zhù)的淡淡香水味。

    蘇詩(shī)薇沒(méi)有走過(guò)去,坐在書(shū)架旁的懶人沙發(fā)里,隨便地從書(shū)架上拿了一本早就讀過(guò)的書(shū)隨意翻看著(zhù)。

    沈允晨給魚(yú)喂了點(diǎn)食后停下動(dòng)作,把東西都放回原位,再走到蘇詩(shī)薇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zhù)她:“你怎么不說(shuō)話(huà)?你不會(huì )是同意了吧?”

    話(huà)里有他自己都沒(méi)察覺(jué)到的緊張和不愉。

    蘇詩(shī)薇合上書(shū),向后一靠,抬頭看著(zhù)沈允晨,盯了幾秒最后還是忍不住地笑了:“沒(méi)有同意,我不喜歡他!

    “這點(diǎn)你不是早就知道嗎?”蘇詩(shī)薇把書(shū)放回了書(shū)架,站起來(lái)面對沈允晨。

    沈允晨松了口氣,但面色還是緊繃著(zhù),一副“與我無(wú)關(guān)”的模樣,看著(zhù)蘇詩(shī)薇還是想笑,但為了顯示對他的尊重還是忍住了,只是路過(guò)的時(shí)候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輕說(shuō)了聲:“別擔心!

    沈允晨轉身,看向她背影的眼神里噙著(zhù)笑意,又認命地低頭搖了搖頭。

    -

    魏氏和何氏都是北延有頭有臉的上流圈子的人物,訂婚也要熱鬧許多。

    這個(gè)酒店是北延最著(zhù)名的酒店,價(jià)錢(qián)也是高的離譜,F場(chǎng)布置的很精心浪漫,來(lái)往的客人也多,有人情的沒(méi)人情的都要給兩家一個(gè)薄面,而何曉熙的名聲又在時(shí)尚主流圈打的響亮,各種品牌和雜志社也派人過(guò)來(lái)送上訂婚禮物。

    兩家的父母都在門(mén)口洋溢著(zhù)笑臉迎接客人,看到沈允晨和蘇詩(shī)薇的時(shí)候還有些驚訝,魏澤的父親緊緊拉著(zhù)沈允晨的手,還在勸:“你父親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前陣子身體不好還住院了,你抽空回家去看看他吧!

    蘇詩(shī)薇無(wú)奈地笑了笑,轉去和何曉熙的母親說(shuō)話(huà),她們兩個(gè)因為何曉熙的緣故見(jiàn)過(guò)很多次面,何曉熙母親也挺喜歡蘇詩(shī)薇,只不過(guò)長(cháng)輩的話(huà)題永遠都繞不開(kāi)那幾個(gè)對于年輕人是死亡的話(huà)題。

    “小薇啊,你現在有沒(méi)有男朋友呢?你和曉熙事業(yè)都忙,曉熙在北延有自己房子后也不愿意回家,之前阿姨還讓她把你帶家里來(lái)吃飯,阿姨都好久沒(méi)看見(jiàn)你了,還有些想你呢!

    蘇詩(shī)薇笑著(zhù)回:“阿姨,我還沒(méi)有男朋友呢,不著(zhù)急的,這兩年公司事情多,就也沒(méi)怎么來(lái)看您,等之后有時(shí)間了,我一定經(jīng)常來(lái)陪您聊天!

    “人啊,還是不能一頭就猛栽進(jìn)工作里,也要適當的放松放松嘛,別拖垮了身子,你看曉熙她爸就是之前不要命地忙公司,現在身體就不太好了!

    蘇詩(shī)薇連聲稱(chēng)是。

    兩個(gè)人應付完長(cháng)輩,無(wú)奈地相視一笑。

    反觀(guān)今天的主角卻異常地輕松,和兩個(gè)沒(méi)事兒人似的換完衣服就坐在休息室,一人捧著(zhù)個(gè)手機玩。

    蘇詩(shī)薇站在門(mén)旁邊無(wú)奈地敲了敲門(mén)敲回了這兩個(gè)人的注意力:“你們兩位還記得你們兩個(gè)是來(lái)訂婚的嗎?”

    沈允晨神補刀:“就他們兩個(gè)這一邊一個(gè),一人一個(gè)手機,全程毫無(wú)交流的樣子,像極了民政局等著(zhù)離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