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8hcrq"></button>
<dd id="8hcrq"><noscript id="8hcrq"></noscript></dd>

<button id="8hcrq"><acronym id="8hcrq"></acronym></button>

        <th id="8hcrq"></th>
        海棠書屋 > > 正道徒弟與我二三事 > 巨嬰鬼靈
            在原似雪說完這句話后,四人的指間火便猛地搖曳了一下,像是有人在旁邊吹了一口氣。

            “如璧,站到我身邊來,從現在起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痹蒲┑恼Z氣染上謹慎。

            “是!

            葉如璧立馬聽話地站到了原似雪身旁,舉著指間火,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奈何眼前的霧氣越來越濃,宛如黑沉沉的云海將幾人緊緊包裹在其中,可見度甚至不足一米。

            步枕吟抬手將蕭思尋護在身后,與此同時,纏在左手腕上的金絲宛如一條靈活的毒蛇似的,悄然被解開了束縛,幽幽盤旋在她耳畔。只待鎖緊目標獵物,一擊斃命。

            忽然,葉如璧尖叫了一聲。

            步枕吟余光只來得及捕捉到葉如璧的一縷秀發似乎被空氣中一只無形的手猛地撩起又落下。

            “發生了什么事?”原似雪站的角度正好看不見那副詭異的場面。

            “有東西碰了我的頭發!比~如璧身體不好,被這么一嚇本來就蒼白的臉色更加沒有血色。

            她努力平靜下來,默默咬住下唇,為剛才大呼小叫的行為感到無比丟臉。

            “有沒有受傷?”

            葉如璧搖搖頭,唇被她咬得更緊了。

            原似雪見她這樣子,安慰道:“沒受傷就好,不要想太多!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咔擦——”

            一聲樹枝斷裂的聲音在濃霧深處詭異地響起,接著安靜了幾秒。

            四人屏氣凝神,死死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忽地,一根細長的樹枝從霧氣中被扔到了步枕吟和蕭思尋腳下,耳邊響起小孩子咯咯的笑聲。

            小孩子的笑聲本來應該是天真爛漫的,但在這片如死一般寂靜的迷霧中,這笑聲仿佛索命的兇鬼惡靈,令人不寒而栗。

            步枕吟饒是手握劇本,見到這幕,背后也不禁汗毛直豎,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來玩呀......”依稀可以辨認出那笑聲中的話語。

            步枕吟和原似雪對視一眼,互相心領神會般,都沒動。但下一秒,步枕吟眼底冷意驟起,盤旋在耳畔的金絲,仿佛一道細細的金色閃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猛躥了出去。

            那金絲在霧氣中穿行,每經過一處便在空氣中留下一道細長的金痕,卻并沒有抓到預想的獵物。

            “收!

            步枕吟聲落,金絲乖巧地盤回了她耳邊,滋滋轉著圈兒。

            “你欺負我,呵呵,那我也欺負你!膘F氣中傳來了小孩詭異尖細的聲音。

            步枕吟還沒來得及分析這句話的意思,眼前一團黑影迅速閃過,同時臉上掃過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

            她迅速用袖子擦了一下被碰到的地方,黑乎乎的,有股腐爛的樹根氣味。

            好惡心。

            目前看來這東西應該不傷人,或者說傷不了人,但老是這么被戲弄走不出去,也挺讓人惱火。

            “它在那邊!”葉如璧指了一個方向。

            原似雪不耐煩地“嘖”了一聲,她受夠這種小孩子過家家似的無聊“游戲”了,瞬時一抬袖,揮出一道洶涌的靈力。

            那靈力并沒有擊中實物的打擊感,但仔細豎起耳朵聽,便可以聽見靈力穿過的地方出現了一絲什么東西裂開的細微聲響。

            或許這就是阻擋他們走出去的“屏障”。

            原似雪眸子一亮,這回灌注了十成十的靈力,猛然揮了出去。

            作為宗主之一,她的實力自然不低,如果揮出這一掌靈力的前面有小山丘擋著的話,必定會被瞬間轟個粉碎。

            然而實際情況是空氣中再次響起了破裂聲,整片迷霧空間卻紋絲未動。

            步枕吟瞧見原似雪靈力擊穿的方向霧氣變得淡了一些,這說明她的那兩掌還是有效果的,但這個效果需要持續不斷地進行補充,換句話說就是原似雪要一直擊出靈力。

            這個方法比較穩妥但十分消耗精力。

            原似雪在又揮出四五掌后,很快意識到了這點。她停下手,喘了口氣,往旁邊一瞟,只見步枕吟正似笑非笑地瞧著她,一雙明亮的眸子閃爍著精明的光。

            腦子稍微一轉,原似雪就回過味來了,火氣騰地竄上來。

            這人打得好算盤啊,自己不動手,讓她消耗精力,等出去后再坐收漁翁之利。

            步枕吟啊步枕吟,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她還有這腦子。

            想到這兒,原似雪竟然給氣笑了,再抬眼,就仿佛看見那人身后冒出了一條毛絨絨的狐貍尾巴,還搖啊搖的。

            不過,步枕吟這樣擺她一道,倒讓她對這人有些改觀。

            以前的那個離矮子的舔狗她相當看不起,現在的這個變得有點意思起來了,至少沒那么讓她看不順眼了。

            怒氣消散后,原似雪恢復成了那副高冷不近人情的狀態,淡淡道:“你不會不知道這關的規則是必須所有人一起出去吧,否則就算一起淘汰!

            步枕吟坦然點頭:“知道啊!

            “那你就打算在旁邊看著嗎?這樣的話,那我也不會出手!

            原似雪可不傻,步枕吟當然知道這點,所以她也不會傻到真指望靠原似雪突破出去。

            但如果要她也跟著消耗靈力,想到后面還有兩關,她更覺得此路不通,便道:“這玩意不是說要玩游戲么,咱們就陪它玩玩好了!

            原似雪經步枕吟一提醒,有些似懂非懂:“怎么......玩?”

            步枕吟故意大聲講解起來:“這個游戲叫四角游戲,正好我們有四個人,規則很簡單:四個人分別站在四個角落。

            第一個人向前面的角走去,拍一下站在角落的人的肩膀,自己則留在那個角落。

            接著,被拍的人按照同樣的方向,同樣的方法向下一個角落走去。

            直到第四個人走到起初第一個人站的角落,咳嗽一下,繼續走向下一個角拍那人肩膀,以此類推!

            說玩就玩,步枕吟也不啰嗦,分別做了四處標記,當做每個人站的四個角。

            四角游戲本身要求是在黑暗的環境中,互相看不見對方,這片濃霧正好提供了絕佳的游戲場所。

            隨著步枕吟一聲開始,蕭思尋作為第一個出發的人,按順時針方向走向原似雪,以此類推,接下來是原似雪走向葉如璧,葉如璧再走到步枕吟原來站的但現在已經空出來的位置。

            這一輪下來,無事發生。

            游戲再一次開始,前三個人都沒問題,但當原似雪走到下一個位置時,正準備咳嗽,小腿卻碰到了什么冷冰冰的東西。

            神色陡然一變,電光火石間,原似雪沒有片刻猶豫迅速出手,右手像一對鐵鉗般狠狠鉗住了那個冰冷的小東西。

            那東西霎時發出刺耳的尖叫,聽得人腦袋脹痛,胃里泛起惡心。

            “死吧!

            原似雪冷哼一聲,直接利落一掌將那東西送上西天,血肉飛散了一地。

            “厲害,這么快就能反應過來!辈秸硪饔芍缘匕l出贊嘆。

            講真,沒有豬隊友就是爽。

            四周景色開始變幻,濃重的迷霧慢慢消散開去,顯現出這片空間原本的模樣。

            四人看見眼前場景,皆是一愣。

            迷霧散去,留下來的并非一個充滿陽光的世界,而是由一團團蠕動的黏糊糊的血肉組成的巨大昏暗迷宮。

            他們的頭頂,腳下都是這種血紅的像蛆蟲一樣蠕動的東西,一踩還會發出唧唧的叫聲。

            把步枕吟惡心壞了。

            一向沒什么表情的蕭思尋也不禁被惡心到蹙起眉頭。

            葉如璧強忍著胃里翻騰的不適,舉劍刺了一劍肉壁,整個空間霎時劇烈地震蕩起來,四面八方響起嬰兒尖銳的啼哭聲。

            原似雪脫口而出:“巨嬰鬼靈!

            步枕吟頷首:“嗯,的確是這個鬼玩意!

            小嬰兒的啼哭就已經讓人心煩氣躁,這個巨嬰哭起來的威力可想而知。

            原似雪明顯被影響到了,狠狠錘了一下墻:“吵死了!”頓了頓,繼續道:“據我所知,這鬼東西殺不死,想出去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從外面破開,另一種就是喂血給它!

            說罷,視線落在了一旁的蕭思尋身上。

            步枕吟立馬明白這人的意思,前一種辦法顯然不現實,那只有后一種——她想讓蕭思尋放血。

            葉如璧身子弱,原文中到這里時,原似雪便因為心疼徒弟,并考慮到就算自己放血也不能保證之后的兩關還有精力競爭,便直接放棄了。

            后來比賽結束后,被無夜從外面破開,兩人才出來。

            步枕吟想,原似雪應該是覺得她一向不把這個徒弟當回事,既然能把他送給梅九州試毒,那么讓他放點血自然不在話下。

            可這回她錯了。

            蕭思尋神情冷漠,倒很“自覺”地扒開袖子,卻被步枕吟一把攔住,扣住肩膀,嚴嚴實實護到了身后。

            “我拒絕!辈秸硪髡f得斬釘截鐵,沒有絲毫猶豫。

            聞言,蕭思尋愣了一下,有些懵地抬頭去看步枕吟,眼底有錯愕。

            從他的角度只能看見步枕吟的背影,那片綠影落在眸中,仿佛倒映在心湖上,微不可察地激起了那么一點小小的漣漪。

            “不要離開我身邊!辈秸硪髋滤ε,拍怕他的肩膀,特意安慰:“放心有為師在,你不會有事!

            蕭思尋低低“嗯”了一聲,猶豫良久,但慢慢地,慢慢地抓住了那片垂下來的衣袖的一角,就像抓住了一根救生的稻草。
        日韩免费视频网址,日韩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视频,日韩在线成年视频人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