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8hcrq"></button>
<dd id="8hcrq"><noscript id="8hcrq"></noscript></dd>

<button id="8hcrq"><acronym id="8hcrq"></acronym></button>

        <th id="8hcrq"></th>
        海棠書屋 > > 正道徒弟與我二三事 > 篝火夜話
            聽到步枕吟這么喊他,蕭思尋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不餓!闭f完飛快地對著步枕吟拱手作了個揖,轉身就準備走。

            “哎,站住,為師讓你走了嗎?”

            步枕吟的聲音從背后傳來,將蕭思尋急欲離開的步子釘在了原地。

            “過來!

            聞言,蕭思尋僵硬地轉過身,極不情愿地往火光那兒挪。

            他渾身濕淋淋的,衣服還在往下滴水,亂糟糟的發絲貼在臉上,動作也很僵硬。

            在步枕吟看來,真的很像一個剛從水里爬出來的小水猴子,但是水猴子應該沒有人擔心它染上風寒。

            步枕吟打住自己有些脫韁野馬似的思維,從膝蓋上拿起一塊溫暖干凈的棉布,抬手扔到了少年濕漉漉的腦袋上。

            這棉布很寬大,被篝火烤得暖烘烘的,蕭思尋揪著棉布的一角,古怪地看了一眼那道綠影。

            步枕吟猛地瞪回去,瞇了瞇眼:“為師勸你最好別扔,否則后果自負!

            蕭思尋松開手,溫暖的觸感停留在皮膚上,些微驅散了身體里的寒意。

            看來這人真的只是拿給他一塊干毛巾......雖然他本來就沒想過扔掉,就算要扔也不會當著她面扔。

            蕭思尋回房間換了身干凈的衣服,見步枕吟坐在篝火對面,便有意挑了個離她遠的位置。

            剛坐下,步枕吟便將手中烤好的一個紅薯遞了過來。

            “給你,這是你的!

            這是她烤得第二好的紅薯,最好的那個分給了宋菱。

            早前一會兒,宋菱兩只黑葡萄般的眸子眼巴巴望著,看得她會心一笑,二話沒說便慷慨相贈:“還要么,我再給你們烤幾個!

            雖然給蕭思尋的那個不是最好的,但也不差。外皮焦脆,掰開后露出里面烤得澄黃軟糯的紅薯心,熱騰騰的香甜氣味直撲鼻腔。

            “試試看,很甜的!辈秸硪饕娛捤紝つ弥t薯很猶豫的模樣,笑著催促道。

            終于,在步枕吟期待的目光中,少年謹慎又慢條斯理地啃了一口。

            蕭思尋吃相很斯文,動作堪稱賞心悅目,完全是個優雅乖巧的世家小公子的模樣,但再斯文,吃烤紅薯這種東西,免不了要糊一手黑灰。

            步枕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蕭思尋的臉上不知何時被他用手蹭了兩坨黑乎乎的炭灰,仿佛擦了腮黑,相當滑稽。

            蕭思尋微微抬眼,一截皓白如雪的手腕伸到眼皮底下,手指間拿著一塊淺綠色絲帕。

            “擦擦臉吧!辈秸硪餍Φ。

            蕭思尋長睫低垂,目光掃過那塊絲帕,一雙墨瞳像沉入月光映照下的清澈湖水里的玉石,漾出一抹冷漠的光。

            他沒接,搖搖頭:“謝師父,我用袖子擦一下就可以!闭Z氣冷淡,顯露出堅決的拒絕之意。

            步枕吟早有心理準備,剛才在門口看見他沒換上干凈的衣服,就已經知曉蕭思尋的態度。

            她很淡定,如果曾經造的孽那么容易煙消云散,那世間便不會有那么多冤冤相報何時了的戲碼輪番上演。

            看來感化男主的目標任重而道遠啊。

            但她并不感到氣餒。

            今夜月色很美,空氣里暗香浮動,步枕吟心情舒暢,從背后摸出一根洞簫,握在手中把玩著轉了兩圈。

            宋菱膽子大些,經過這幾天的和平友好相處,她已經不怕這個綠衣魔頭了。

            她伏到步枕吟膝蓋上,歪著頭問:“宗主,你還會吹簫嗎?”

            步枕吟哈哈笑了兩聲。

            怎么說她好歹也是在大學迎新晚會上登臺演出過的水平。

            起身時,步枕吟發現蕭思尋似乎在看她,扭過頭,正對上他黑漆漆的眸子。絲毫沒有被當場抓包的尷尬,那目光黑沉沉的,像今夜深邃遼遠的星空,里面飛快地劃過一絲探究之色,如同一閃而逝的流星。

            冷漠如男主,也會好奇嘛。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么好看的夜空,也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紅薯!彼瘟馀艿剿绺鐟牙锶チ,悶悶的聲音傳出來。

            步枕吟的鼻尖縈繞著一絲說不出味道的古怪香氣。

            她扭頭看向宋菱,宋菱也在瞧她,便伸手摸摸她毛茸茸的頭發,笑道:“你想聽嗎?我打賭你也沒有聽過這么好聽的蕭聲!

            宋菱望了眼宋照,快樂之情溢于言表,然后對步枕吟猛地點點頭:“要聽!”眼角亮晶晶的,仿佛閃爍著微微的淚光。

            步枕吟起身,低眉抬手,蕭聲空靈如霧,緩緩流淌在月色之下,飄散于清涼的夜風里。

            宋菱忍不住瞪大眼睛,癡癡地望向月光下那抹飄逸的身影,臉上泛起兩坨紅暈,宛如喝醉了一般。

            而在令人如癡如醉的蕭聲中,不知何時飄起了一條細細的光帶,仿佛有生命力一樣,從四面八方飄來,絲絲縷縷的光亮匯集到一起,從宋照他們的胳膊、肩膀、耳旁慢悠悠地穿梭而過,最后都圍在了步枕吟周圍,隨著蕭聲翩翩起舞。

            宋菱驚奇地伸手去抓,只抓到一手破碎的光點。

            她這才注意到那些飄在空中的光帶是由無數小小的光點組成的,就像無數的螢火蟲。

            肩膀忽然被拍了拍,她轉過頭,宋照用手指指向天空,欣喜又吃驚地叫道:“快看,星星落到我們頭頂了!”

            宋菱抬頭,咫尺距離,漫天星光飄散下來,她微微伸手便攪碎了滿天星河。

            這些閃著光芒的光點被攪碎后,很快又重新聚集起來,生機勃勃,反而不像冷冰冰的星光,更像有著旺盛生命力的螢火之海。

            一只“螢火”落到蕭思尋鼻尖上。

            蕭思尋把它輕輕拿下來,放在手中觀察,皺了皺眉,疑惑地問道:“這是什么?”

            步枕吟收了簫,十分樂意給他解疑答惑:“當日我在藏書殿看書時,讀到一本書,是關于偃師楓和南琴夷之間發生的故事!

            “我知道這個故事!笔捤紝さ,委婉地提醒她不用多此一舉細講此事。

            步枕吟便“哦”了一聲,拖長了點音調,話里有話。

            蕭思尋看向她,目光如炬:“......師父是什么意思?”

            步枕吟笑瞇瞇:“說明你也很愛學習啊,不錯,是個好孩子!

            蕭思尋嘴角抽了兩下,表情很是復雜,他轉過頭去,火光映照在側臉上,毛茸茸的睫毛在眼下暈開一片纖長陰影,薄唇緊抿,似乎有點別扭的樣子。

            不喜歡別人夸他嗎?奇怪,應該沒有人不喜歡被夸獎吧。

            又一只“螢火”落到蕭思尋肩上,然后就被步枕吟拿下來捏在拇指和中指之間,像展示物品一樣大方地展示給少年看。

            “你瞧,我只要輕輕一捻,神奇的事情就會發生!

            隨著聲音落下,指尖的“螢火”滋拉一下被碾碎,光芒在指間破碎,破碎的光點卻逐漸幻化成一片朦朧的畫面,而后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據書中所說,每一!灮稹际琴葞煑骱湍锨僖闹g的一段往事,碾碎它就可以看見那些回憶!

            畫面中春光明媚,百花盛開,桃花樹下一群錦衣華服的少年少女們在游園踏春。

            “琴夷哥哥,快點跟上來,你再不走快點就掉隊啦!”一個嬌妍的黃衣少女沖隊伍末尾的少年大聲喊著,笑聲像百靈鳥一樣甜美婉轉。

            南琴夷出于禮貌應了一聲“好”,腳下仍然誠實地像只烏龜慢慢踱著。

            他的長相在那群人中不算十分出眾,但身上卻有一股如高山流水般溫和柔韌的氣質,相處起來讓人覺得很舒服。

            頭頂忽然傳來一聲輕笑,隨著一片花瓣悠悠打著轉兒飄落到南琴夷的肩頭上,他剛撿起花瓣,前面的隊伍里就出現了騷動。

            幾個鳴珂鏘玉的華服少年將一個看起來有些癡傻的少年圍在中間,他們嬉笑著像推沙袋似的將他推來推去,那癡傻少年也跟著他們呵呵笑,撲倒在地爬起來后又一次次被推倒,少年們樂此不疲地玩著這個“游戲”,旁邊的人跟著高興地拍掌大笑。

            南琴夷眨了眨眼,胃里翻騰起一陣嘔吐意,他們把癡傻少年最后一次推倒在地時,他伸手扯住了他們的胳膊:“住手......”

            話音未落,在同一時間出手的不只有他一個人,一抹緋色的身影從頭頂的樹枝上像只野貓似的輕巧跳下來,落地后卻如一陣迅疾的風直接撲倒了那幾個少年的其中一個。

            那是一個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女,眉眼生得張揚,充滿生氣,讓人第一眼看見便覺得氣勢十足,宛如匹桀驁的馬兒。

            她騎在那少年的腰上,拳頭狠狠砸向身下人的臉。

            少年捂住血流不止的鼻子發出慘叫:“啊啊!我的鼻子斷了,鼻子斷了!”

            其他人都被這場面嚇到了,紛紛變了臉色,捂著嘴驚恐地連連往后退。

            南琴夷的臉色也變了,起初那少年還能護著臉發出幾聲凄厲地慘叫,后來幾乎已經出氣多進氣少,躺在地上漸漸不動。

            如果任由她打下去,那少年必定會被活活打死。

            南琴夷抓住少女的手腕,強行停下她揮拳的動作:“夠了,我相信他以后不會再敢欺負別人!

            少女抬頭看他,臉上濺著血點,目光銳利如劍,見是他,便笑了:“是你啊,你跟他們不同,他們是一群欺軟怕硬的爛柿子,你不是!

            南琴夷不客氣地回道:“你也一樣!

            少女盯著他伸過來的手,毫不猶豫地一把握住,拉著站起身:“謝謝?磥砦覀兪且宦啡!

            然后主動伸出手,笑道:“偃師楓!

            南琴夷猶豫了一下,隨后還是握住了偃師楓的手,溫溫柔柔地一笑:“南琴夷!

            “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

            偃師楓走后,南琴夷背起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又牽起那癡傻少年的手,轉身離去。
        日韩免费视频网址,日韩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视频,日韩在线成年视频人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