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8hcrq"></button>
<dd id="8hcrq"><noscript id="8hcrq"></noscript></dd>

<button id="8hcrq"><acronym id="8hcrq"></acronym></button>

        <th id="8hcrq"></th>
        海棠書屋 > > 正道徒弟與我二三事 > 屠宰場1.0
            屠宰場,顧名思義,各宗主為了鍛煉弟子的殺戮場所。

            但與其說是個地方,倒不如歸類為淘汰方式來得更恰當。

            顯然,這種淘汰方式既殘忍血腥又冷酷無情,各宗主把自己的徒弟送進“屠宰場”,任由他們與投放進場內的妖鬼和魔怪們廝殺。

            勝者凱旋,敗者喪命。

            魔宗就是這么殘酷冷血,所以一直以來被名門正道的清寂道不齒,魔宗自然也看不慣清寂道。但奇異的是互相看不順眼的兩方竟然就這么和平共處了下來,仿佛心照不宣地遵從了某個約定,幾百年下來,井水不犯河水,無事發生。

            步枕吟一路趕過來狼狽得很,她還不太熟練運用御空飛行,不是一腳踩進湖里,就是臉頰擦過樹枝?傊,實在有失作為一名宗主的派頭。

            守門的兩個弟子隔老遠便看見一抹綠影跌跌撞撞地朝這里而來。

            整個魔宗除了那位,找不到第二個穿綠袍的。

            兩人沒有和步枕吟打過交道,但對這位宗主的種種傳言有所耳聞,心中不待見,又不便發作,只好強顏歡笑上前迎接。

            步枕吟要是知道原主在群魔亂舞、變態橫行的魔宗之中都能在最討人厭宗主榜單占據一席之地,估計都得為“自己”狠狠鼓掌。

            在兩名弟子迎上來之前,她匆忙扒拉掉衣服上的蒼耳和鬼針草,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

            “步宗主,來接人嗎?”走近了,兩人才發現步枕吟胳膊下還夾了一個小孩,身上干干凈凈的。

            “嗯!辈秸硪魑㈩h首,說完,把胳膊下的小孩往其中一人懷里輕輕一扔。

            “這個孩子你們幫我暫時照看一下,謝了!

            兩人驚訝地對視一眼,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那個一向高傲得不行,視魔宗所有人為臘雞的步枕吟竟然會說謝謝,不可思議。

            另一人走到石門前,默念了幾聲口訣,兩扇高達十多米厚如城墻的黑色石門緩緩在步枕吟面前打開。

            由這兩扇石門連接著同樣厚重高聳的石墻,呈弧形分別延伸向兩邊,直到消失在視野之中,可見這座“屠宰場”的規模有多大。

            光是站在這些黑色的巨石前面,步枕吟便感覺一陣壓抑和陰暗,仿佛被扼住了脖子,讓人悶得難受。

            大門打開后,令人作嘔的血腥氣撲面而來,步枕吟臉色微變,想到現在男主不知情況如何,心下焦急萬分,隨即用衣袖掩住口鼻,毫不猶豫走了進去。

            屠宰場內彌漫著濃郁的黑色的霧,能見度很低,步枕吟在黑霧里匆匆穿梭,腳下時不時踩到斷肢殘骸,不知道是那些被殺的妖鬼還是弟子們的,心中越發冰涼。

            終于,在繞過一面半人高的斷墻后,奄奄一息的男主出現在視線里,臉上身上都是血。

            步枕吟撥開擋在他臉上的頭發,喊了一聲:“蕭思尋!

            沒有應答。

            往旁邊掃了一眼,很近的地方躺著一個斷了腿和胳膊的黑衣少年的尸體,整個人泡在血水里,像個破爛的血木偶。

            只看了一眼,她心中已經十分不舒服。

            雖然屠宰場絕大多數弟子都是自愿進來的,為求積累實戰經驗或拿到屠宰場2.0的入場券,但也有極小一部分弟子,比如蕭思尋,卻是被迫進來的。

            這些弟子死了,連來收尸的人都沒有。

            要不是蕭思尋實力不弱,再加上性子沉著冷靜,可能躺在血水里的那具尸體就是他了。

            步枕吟背起蕭思尋,這一背她發現這小孩輕得像片羽毛,明明比宋照大幾歲,身體卻比宋照重不了多少。

            *

            原主的住所是一座環境清幽雅致的別院,四周修竹叢生,一條細細的瀑布掛在斷崖上,濺起晶瑩縹緲的水霧,彌漫在空氣中,有股清新的氣息。

            怪不得牌匾上寫著霧雨山溪居幾個字,還挺符合這處住所的意境。

            步枕吟將宋照交給宋菱后,正要往蕭思尋住的地方走,腦子卻想起原文里,原主給男主安排住的房間里連床都沒有,只有張快要散架的小塌。

            不知為何,腦海里忽然浮現出幾段畫面:晚上蕭思尋躺到小塌上,一翻身,哪怕動作再輕,身下的硬木板都會搖搖晃晃地發出吱嘎聲。他只好找來布條,把四個塌腳綁住。

            有時,他也不睡在小塌上,因為塌上擠了好幾只貓,底下墊著柔軟干凈的衣服。他坐在一旁的干草堆上閉眼練功,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來,照得少年側臉上的細小絨毛亮晶晶的。

            然后只聽沉悶的嘎一聲,小塌終于承受不住上面的重量,壯烈犧牲,幾只貓嚇得飛快四散逃竄而去。

            留下蕭思尋面對自己的床:“......”

            這也太慘了。

            步枕吟肯定不能讓小孩可憐兮兮地躺在那破塌上面,便把蕭思尋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這邊才小心翼翼讓人躺下,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宗主,梅醫師來了!

            這么快?!

            步枕吟一回頭,就見一個鶴發童顏的老頭走了進來,梅九州斂起眼皮掃了一眼床上的蕭思尋,云淡風輕地問道:“快點還是慢點?”

            步枕吟滿頭霧水:“有什么區別?”

            梅九州比了個抹脖子的手勢:“快點就如劍砍頭,什么感覺也沒有。慢點就如蟲噬骨,慢慢折磨,痛不欲生。步宗主,你想讓這小子死得快點還是慢點?”

            步枕吟大吃一驚,轉念一想就想通了,原主不待見男主的事竟傳得這么廣泛且深入人心。

            她端正了一下表情,緩緩道:“不,我是讓你救活他!

            梅九州愣了一下,立馬恢復了正常神色,變臉比翻書還快:“沒問題,不過得加錢!

            步枕吟便道:“救人加錢,殺人打折么?”

            梅九州拍拍步枕吟的肩膀,一臉你很懂我的神情,然后把她趕出了房間。

            走之前,梅九州從步枕吟這薅走了十片金葉子,按原文設定,相當于四分之一座城的價值,還留下一句極具暗示性的話:“給錢什么都干!

            步枕吟看著梅九州遠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等她走進房間,又吃了一驚,蕭思尋躺在床上被纏成了個白色的粽子,或許用木乃伊形容更恰當。只有頭沒被纏,這樣倒顯得更滑稽。

            不過看樣子應該沒問題了,她稍稍放下心來,轉頭走向另外一個方向。

            步枕吟踏進宋照兄妹住處時,宋菱正守在她哥哥身邊,滿眼擔憂。

            她比宋照小四五歲,同樣瘦瘦瘦小小的,只有一雙眼睛又圓又大,嵌在灰白的臉上像兩顆黑葡萄。此刻染了水汽,便更像枝頭上被春雨浸濕的水潤瑩亮的小葡萄了。

            一看見步枕吟立馬換了神色,充滿戒備地盯著她。

            “梅九州過來看過了嗎?”

            步枕吟站在門口,自知并不是那么受待見,進去了反而弄得雞飛狗跳,干脆靠在門框上問話。

            之前她有些擔心宋照,就叫梅九州也看下他的情況。走的時候梅九州沒說什么,那就是沒什么問題,問話純屬隨口找的借口。

            在她說話的這個空檔,一直出于昏迷狀態的宋照眼皮開始慢慢轉動,即將要蘇醒的趨勢。

            宋菱立馬撲到宋照懷里,眼淚吧嗒吧嗒掉下來,看見宋照睜開眼睛又抹了把眼淚,傻傻地笑起來,說話帶著綿軟的鼻音:“哥哥,你醒啦!

            步枕吟看見這幕也跟著勾了勾嘴角。

            宋照幫宋菱擦掉眼淚,安慰她的同時不忘故意逗弄她兩句:“我沒事。你看你臉上都是鼻涕,好臟!

            宋菱癟癟嘴,正要開口,忽然想到什么,眉頭一皺,往門口方向謹慎地瞟了一眼。

            宋照順著妹妹的視線看過去,門口空蕩蕩的,只有婆娑的樹影靜靜沐浴在月光中。

            步枕吟早就溜了,她自詡不是什么佛光萬丈的圣母菩薩,但也不是很想當個破壞氣氛的惡人。

            既然宋照沒事,她就放心了。

            *

            步枕吟晚上做了個夢,夢到了沈君和她自己,不對,那個孩子也不是真正的她。

            她穿過來的時候,那孩子,也就是寧雨,正咽下最后一口氣。

            于是,她成了寧雨。

            這個夢做得很亂,她一會兒夢見沈君抱著她說“回來就好”,鼻尖似乎還能嗅到大雨中衣服上沾染的泥腥氣,一會兒又夢見蕭思尋從細雨中慢慢走來,眼里充滿憐憫地看著躺在血水中的她。

            這讓步枕吟感覺很怪異,蕭思尋并不是出于私人感情流露出那樣的情緒,而是來自強者對弱者的態度。

            的確,想想上個世界的她連自保都做不到,在蕭思尋眼里大概就是只可憐兮兮的菜雞。

            等她好不容易從亂七八糟的夢里掙扎醒來,頓時感覺累得像是被人狂揍了一頓。

            浴桶里的水已經涼透了,她擔心會感冒,連忙從桶里起身走出來。旁邊正好有面銅鏡,忍不住瞟了一眼,驚奇出聲。

            不得不說,身材真好。

            就在穿上衣服時,她忽然發現自己左邊鎖骨下方兩三寸的位置有個淡紅色的痕跡,看形狀像兩個月牙拼在一起。

            胎記?

            那這個胎記未免太有設計感了,形狀清晰,邊緣干凈。

            不過一時半會她也沒有頭緒,便將此事放到一邊,盤腿坐在床上開始運氣通脈。

            以前看書時并不能想象里面說的靈氣運轉究竟是什么感覺,但此時此刻她切身體會了一遭。

            她能感受到靈力慢慢流向四肢,而靈力所到之處如山澗小溪暢快奔流,先前體內紊亂的氣脈隨之歸回正位。

            一個小周天下來,步枕吟出了一腦門汗,但渾身卻仿佛脫胎換骨一般,舒暢無比,宛如做了一場全套馬殺雞。
        日韩免费视频网址,日韩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视频,日韩在线成年视频人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