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雨人生中很少出現“忌諱”這個(gè)詞。

    今晚卻兩次冒出來(lái)。

    她一邊走神,一邊跟在肖清煦身后。

    “喬喬?”

    喬雨猛然回神,感覺(jué)到是少年在叫她。

    少年進(jìn)屋后,把兩袋東西放在玄關(guān)旁邊,他的貓咪在燈亮起的瞬間,沖過(guò)來(lái),蹭著(zhù)主人的褲腳。

    少年抱起貓咪,順了幾下毛。

    “晚飯需要半個(gè)小時(shí),你可以先寫(xiě)作業(yè),或是做些其他的事!

    喬雨被作業(yè)這種東西尬到了。

    她嘿嘿笑了幾聲:“我還是回家洗澡吧,這個(gè)時(shí)間剛剛好!

    少年放下貓咪,轉身進(jìn)了廚房。

    喬雨回自家洗了個(gè)十分鐘的戰斗澡。

    洗完澡拿起手機,微信有一條新消息。

    隔壁的貓咪頭像,給她發(fā)了一串數字,說(shuō)是門(mén)鎖密碼。

    喬雨擦頭發(fā)的手一頓。

    心里差不多是翻江倒海,驚濤駭浪。

    這進(jìn)展也太快了。

    現在的小孩都那么單純的嗎?

    雖說(shuō)她只是個(gè)蹭吃蹭喝的,但把密碼告訴一個(gè)認識不到十天的人,真的好嗎?

    剩下十幾分鐘,做什么都不合適。

    喬雨發(fā)呆五分鐘,然后拎著(zhù)secret garden的外賣(mài),按了隔壁20位數的門(mén)鎖密碼。

    餐桌上已經(jīng)有了熱氣騰騰的食物。

    喬雨嗅了一口,沒(méi)好意思偷吃。

    她拆開(kāi)新買(mǎi)的餅干,拈了一塊牛軋餅干。

    然后,貓咪啪嗒一聲,蹦跶到自己面前的桌子上,直勾勾的盯著(zhù)餅干盒子瞧。

    喬雨一動(dòng)不敢動(dòng)。

    而后,是一連串的“喵喵”叫聲。

    少年校服襯衫外頭,系了黑色圍裙,從廚房里探出頭:“它也喜歡吃secret garden的牛軋餅干,你可得注意了,它很會(huì )偷吃……”

    喬雨正欣賞少年穿圍裙的賢惠模樣。

    聞言,她余光掃到,貓咪果然不老實(shí)的在偷吃!

    它的腦袋探進(jìn)餅干盒子里,嗅了一圈,最后叼起一塊餅干,跑到另一張椅子上啃了起來(lái)。

    喬雨:“……”

    就說(shuō)說(shuō),這世界有多離譜。

    是她閉門(mén)造車(chē)太多年了嗎?

    怎么感覺(jué),自己與這個(gè)社會(huì )格格不入。

    每當耳邊啃餅干的聲音停止,喬雨的餅干盒里就會(huì )少一塊牛軋餅。

    她把盒蓋搭在餅干盒上。

    結果,小貓咪一把拍開(kāi)盒蓋,繼續偷吃。

    她把盒蓋壓死、摁實(shí)在餅干盒上。

    小貓咪熟門(mén)熟路的把餅干盒撞倒,不一會(huì )兒,盒子被它撓開(kāi)了。

    喬雨有一個(gè)大大的疑惑。

    她沒(méi)養過(guò)貓,所有關(guān)于貓咪的知識,還是閨蜜孟然大學(xué)時(shí)灌輸給她的。

    ——嗯,不說(shuō)貓咪都比較蠢嗎?

    喬雨拿著(zhù)餅干盒逗貓,沒(méi)幾分鐘,肖清煦端著(zhù)最后一道湯坐到了桌旁。

    餐桌上擺著(zhù)很簡(jiǎn)單的三菜一湯。

    對喬雨而言,卻很新奇。

    她深深看一眼對面的少年,忍不住道:“小孩兒,姐姐可太喜歡你了,你竟然還有這種好手藝!”

    “開(kāi)飯吧!

    他聲線(xiàn)很淡,輕揚的嘴角暴露了那份喜悅情緒。

    喬雨吃的特別香。

    說(shuō)句不厚道的話(huà),比她跟舅舅哥哥們吃的飯,香多了。

    誰(shuí)讓他們總是喜歡在一家人聚在一起時(shí),一邊搞事,一邊聊些不著(zhù)調的話(huà)題。

    這是少有的、坐在桌旁,安靜吃飯的機會(huì )。

    喬雨吃著(zhù)吃著(zhù),突然鼻子有點(diǎn)酸。

    也許,鬧騰的餐桌沒(méi)什么不好。

    過(guò)于沙雕的氛圍會(huì )讓她忘了,自己孤身一人的事實(shí)。

    現在,她很對不起舅舅哥哥。

    因為……她似乎感受到了家的味道。

    唉,好酸好文藝。

    可那種感覺(jué)太真實(shí)、太美好了。

    “明天想吃什么?”

    對面少年忽然問(wèn)。

    喬雨“啊”了一聲,又道:“隨便,我沒(méi)什么忌口的!

    趕稿的時(shí)候,忙的跟人家公司年底結算似的。

    她總是忘記點(diǎn)外賣(mài),人又餓的要命,她都是泡面解決。

    肖清煦低低應了一聲。

    開(kāi)始琢磨明天的食譜。

    喬雨吃完飯,聲稱(chēng)自己回家處理一些私事。

    她坐在胡桃色長(cháng)桌前,對著(zhù)電腦發(fā)呆許久。

    嗷~~

    和又帥又會(huì )做飯的弟弟,玩戀愛(ài)游戲,也太香了吧!

    如果早知道世界上還有肖清煦這類(lèi)人,她怎么也不會(huì )母胎單身到大四,夕陽(yáng)戀中找了個(gè)渣男。

    喬雨發(fā)完呆,繼續在電腦前耕耘碼字。

    偶爾覺(jué)得男主人設過(guò)于單薄時(shí),她就會(huì )把隔壁少年的某種特性加進(jìn)去,越寫(xiě)越帶感。

    晚上十點(diǎn)鐘,她關(guān)上電腦。

    躺在漆黑寂靜的臥室,冷不丁想到了許多。

    她這輩子,能堅持不懈、愈挫愈勇的事情只有一個(gè)——寫(xiě)小說(shuō)。

    實(shí)不相瞞,如果隔壁少年依舊像初見(jiàn)時(shí)那樣冷冰冰,喪氣少女本喪的喬雨,很可能繃不住退縮了。

    她越是喪氣的時(shí)候,就越想表現出自己元氣滿(mǎn)滿(mǎn)有毅力,然后透支精力,越是疲憊,就越喪氣。

    肖清煦剛好在她比較想放棄的節點(diǎn)上,給了她溫暖的感覺(jué)。

    她得到了正反饋,得到了溫柔的鼓勵,不知不覺(jué)……就到了現在這種詭異的狀態(tài)。

    說(shuō)他倆在一起了,似乎沒(méi)有明確表示。

    說(shuō)他倆沒(méi)在一起,嗯?似乎比在一起還說(shuō)不通。

    喬雨琢磨著(zhù),怎么滴也得在同學(xué)聚會(huì )前,把隔壁少年拿下。

    這樣,她帶著(zhù)少年去參加同學(xué)會(huì ),既能挽尊,也不算欺詐。

    早上,喬雨在隔壁蹭飯,然后一起上學(xué)。

    中午一起午飯,然后一個(gè)午休一個(gè)在教室發(fā)呆。

    晚上一起回家,喬雨又去隔壁蹭飯,之后聲稱(chēng)自己有私事要處理。

    如此循環(huán)往復。

    喬雨偶爾會(huì )登上校園論壇,看到有人議論她和校草在一起的事。

    眾口難調是亙古不變的難題。

    更何況,肖清煦那種招蜂引蝶的顏值,肯定會(huì )有女孩子明戀暗戀,只是不敢靠近而已。

    喬雨都做好了各種心理準備,譬如走在路上,忽然被人找茬。

    或是在校園論壇上,被鍵盤(pán)俠們臭罵。

    然而,論壇里清一水的。

    【雖然很可惜,肖清煦神顏花落別家,但我們還有徐陽(yáng)啊!

    【嘖嘖,神顏校草有了歸宿,也不算咱們遺憾啦!

    【希望肖清煦能跟那個(gè)姐姐久久,這樣喜歡他臉的女孩子都能斷了念想,也免去落水的悲慘命運……】

    喬雨:……

    現在的鍵盤(pán)俠都是這畫(huà)風(fēng)?

    不應該!

    她打開(kāi)微博又看了一圈。

    看到那些明星八卦底下,依舊嘴吐芬芳,罵罵咧咧互相慰問(wèn)。

    她長(cháng)舒一口氣。

    還好還好,這世道還是她熟悉的世道。

    只是校園里的妹妹們都很和善友好罷了。

    喬雨深諳肖清煦給她的提示,遠離危險分子徐陽(yáng),親近肖清煦。

    偶爾,徐陽(yáng)會(huì )哀怨的盯著(zhù)她,“斥責”她冷漠無(wú)情。

    明明上周還是無(wú)話(huà)不談的鄰座。

    喬雨跟他對視一眼,什么都沒(méi)說(shuō),坐在位子上,用手機給徐陽(yáng)發(fā)了消息。

    喬雨:【你跟肖清煦不一樣,跟你親近我會(huì )倒霉的!

    徐陽(yáng):【……】

    【這說(shuō)的也太過(guò)分了,咱可是陽(yáng)光好少年。除了成績(jì)不好,你說(shuō)說(shuō)我還有哪里能挑出毛?】

    喬雨:【太茶了,姐姐不喜歡!

    徐陽(yáng)那邊立馬寂靜無(wú)聲。

    似乎是受到了沉重打擊。

    時(shí)間一晃到了周五。

    喬雨瞅準了最后一節是游泳課,她穩穩坐在座位上,沒(méi)有去上課的打算。

    同學(xué)們三三兩兩的去游泳教室了,肖清煦問(wèn)她:“不想去上課?”

    喬雨假裝玩手機的動(dòng)作一僵。

    “嗯……”

    “游泳課是星云高中的傳統吧?”

    喬雨不無(wú)尷尬的說(shuō):“所以,我高中三年都沒(méi)學(xué)會(huì )游泳,被那個(gè)死老頭子記恨上了!

    肖清煦無(wú)聲的笑了。

    臨走前,他又道:“那你在教室里等我,咱們一起回家!

    喬雨立馬眉開(kāi)眼笑,沖他晃了晃手機:“嗯,快去吧,我在這里玩手機等你!”

    也許是過(guò)分乖巧的模樣,觸動(dòng)了肖清煦的貓科喜好。

    他忍不住伸手,摸摸喬雨的頭。

    很柔軟,發(fā)絲也很細膩,跟貓咪的觸感不一樣,卻同樣令他滿(mǎn)足。

    喬雨一呆。

    被一個(gè)比自己小四歲的弟弟給摸頭殺了。

    也太……太有戀愛(ài)感了吧。

    她想起自己之前做的夢(mèng),夢(mèng)醒后,教室里只有肖清煦一人。

    那時(shí)候,她就有過(guò)類(lèi)似幻想了。

    此刻,幻想被付諸實(shí)踐。

    她根本剎不住臉上的燥熱。

    對面少年忽然失笑,低低笑了好一陣。

    喬雨有點(diǎn)抹不開(kāi)臉,借口尿遁了。

    上課鈴聲打響,游泳老師在學(xué)生堆里瞅了半天,沒(méi)看到老熟人,還有點(diǎn)可惜。

    他問(wèn)迎面走來(lái)的一個(gè)女生:“你們班喬雨沒(méi)來(lái)?”

    女生環(huán)顧一周,迷茫搖頭。

    剛好在附近的徐陽(yáng),適時(shí)插句嘴:“肯定是被老師給嚇到了,不敢來(lái)了。畢竟她說(shuō)自己是旱鴨子嘛!

    老師笑笑:“哈,的確,那丫頭毀了我教學(xué)以來(lái)從沒(méi)有旱鴨子的記錄;苫椅叶颊J得她,聽(tīng)說(shuō)她大學(xué)學(xué)的商科,畢業(yè)后卻全職寫(xiě)小說(shuō)去了……”

    他這么一透露,附近許多熱身的同學(xué)都忍不住過(guò)來(lái)聽(tīng)八卦。

    漸漸的,老師周?chē)际羌傺b熱身、豎長(cháng)耳朵的高中生。

    有些愛(ài)看小說(shuō)的女生,催促道:“老師,那位姐姐寫(xiě)的是什么小說(shuō)?能透露筆名嗎?”

    “老師,她在哪個(gè)網(wǎng)站上投稿的?咱們去給姐姐瘋狂打call!”

    老師雙眼含淚。

    第一次上課時(shí)被熱切圍觀(guān),竟然不是為了他那些游泳知識,而是為了他教出的唯一旱鴨子的職業(yè)。

    想想,還有點(diǎn)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