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書(shū)屋 > > 我助八爺百子千孫 > 清穿第八天
    系統怎么想都看不到任務(wù)完成的希望。

    如月安慰它別急,她有辦法。

    系統振奮:【什么辦法?】

    如月自然而然道:【弱啥又不是死啥,總歸還是有點(diǎn)東西的,咱們好好給他補補,肥一肥他那塊田,再多給他找點(diǎn)耕牛,哦不,是女人,不信得不到想要的結果,據說(shuō)男人直到七老八十還能生呢!

    系統理解了如月的意思,覺(jué)得只能暫時(shí)先這樣了。

    【也好,不過(guò)你講錯了吧,任務(wù)對象才是那頭牛,后院那些女人是田!

    如月神秘笑笑,【我這么說(shuō)自然有它的道理,你以后就明白了!

    宿統兩人內部交流的時(shí)候,外面的格格侍妾們也在回過(guò)神后交頭接耳,氣氛比剛才活躍很多,個(gè)個(gè)都是干勁兒十足,蠢蠢欲動(dòng)。

    如月感覺(jué)今兒個(gè)到這步差不多了,該交代的該透露的也已經(jīng)交代透露完畢,再沒(méi)有和她們耗磨下去的心思,揮手讓全福他們送客。

    之后午膳擺上,如月簡(jiǎn)單用過(guò),端著(zhù)杯香茗消食時(shí),菊侍妾收拾完包袱過(guò)來(lái),想給她磕個(gè)頭再走。

    如月覺(jué)得這樣不夠惡心原主的,還是免了吧,面沒(méi)見(jiàn)就讓人打發(fā)走了。

    她人剛走,珍珠和翡翠在如月跟前默默跪下來(lái)。

    如月驚。骸翱炱饋(lái),這是在做什么?”

    見(jiàn)她沒(méi)有責怪的意思,珍珠更加慚愧,翡翠更加自責。

    兩人齊聲道:“主子,是奴婢們沒(méi)管好下面的丫頭,竟然讓冬菊她鉆了空子,您罰我們吧!”

    不然主子何以服眾,不殺雞儆猴一回,也容易養大其余人的野心。

    如月還以為是什么呢,想到原主以前的行事,她擱下茶盞嘆道:“這也不是你們的錯,不過(guò)人總歸是你們管的,現在出了紕漏,那本福晉就罰你倆三個(gè)月的月錢(qián)。好了,別跪了,起來(lái)吧!

    珍珠翡翠沒(méi)想到這么簡(jiǎn)單就過(guò)了,福晉雖說(shuō)罰她們三月月錢(qián),但她們作為府里主子跟前的一等大丫鬟,是那缺銀錢(qián)使的人嗎?

    主子這樣分明就是做做樣子,并不是真的要罰她們呀。

    兩人想明白后感動(dòng)得稀里嘩啦,覺(jué)得經(jīng)此一事,她們以后應該更加勤勉才是,如此方不辜負主子的信任。

    如月看她們哭得妝都花了,一身狼狽,干脆讓她們下去收拾收拾,并吩咐她們辦一件事情。

    珍珠擦把臉:“主子請說(shuō),甭管是什么事,奴婢們定要為您辦成嘍!”

    翡翠緊隨其后,一臉的鄭重。

    別說(shuō)只是為主子辦件事,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她們現在也會(huì )毫不猶豫地去。

    如月?lián)u頭,說(shuō)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讓兩人趁著(zhù)回去梳洗的功夫,給院里所有丫鬟傳個(gè)話(huà)。

    “就說(shuō)如果誰(shuí)還有心思想伺候貝勒爺的,趁著(zhù)今天趕緊來(lái)找我,不然以后若是再讓本福晉發(fā)現,那就沒(méi)有當侍妾的福氣了,直接退回內務(wù)府!

    他們這些皇子府的奴才都是內務(wù)府安排的,被退回去的往往都是犯了大錯,想也知道到時(shí)不會(huì )有什么好下場(chǎng)。

    珍珠翡翠以及這府里所有的下人對此都非常清楚,聞言不禁神情一變,福身應是。

    強調完這件事,如月轉而又緩了語(yǔ)氣,拉著(zhù)兩人的手安撫道:“當然,你們做得好,主子我也有賞!

    說(shuō)著(zhù)取下手上的絞絲鑲玉金鐲子,一人分一只,價(jià)值比兩人罰的月錢(qián)還要多些。

    賞完,如月保證:“過(guò)兩年等你們年齡到了,主子就給你們找婆家,或者你們看中了哪個(gè)跟我講,主子出嫁妝,好叫你們風(fēng)風(fēng)光光地出嫁,做人正頭娘子去!

    有人愿意為了榮華富貴攀高枝,自然也有人寧為窮□□不做富人妾。

    珍珠翡翠屬于后者,如今聽(tīng)主子這般一說(shuō),忍不住雙雙羞紅臉,難以拒絕。

    眼看著(zhù)主子真的開(kāi)始翻看箱籠,要給她們提前挑嫁妝了,不禁羞得跺跺腳,捂著(zhù)臉跑了出去。

    如月翻看箱籠給她們挑嫁妝是真,但主要目的還是想看看原主有多少家當,以后這些都是她的東西了,必須做到心里有數才行啊。

    如月的話(huà)隨著(zhù)倆大丫鬟的嚴厲敲打很快傳下去,不到小半下午的時(shí)間,整個(gè)正院的下人基本都聽(tīng)到了。

    但是真正去找如月的人卻沒(méi)有,這表明原主做人還不算失敗,起碼除了那個(gè)膽大包天敢鉆空子的冬菊,其他人都挺安分守己。

    于是,滿(mǎn)意的如月大方地發(fā)了一波賞,都是原主箱籠中積壓的零碎小物,比如耳環(huán)戒指帕子尺頭等等。

    主院的人頓時(shí)歡喜得像過(guò)年,與前院低迷壓抑的氣氛形成鮮明對比。

    如月不管,也不想照顧某人脆弱的小心靈,自顧自地整理傍身財物,并趁機將府庫也稍稍理上一遍,清出來(lái)不少東西。

    這里面有她看中的,她就拿了一部分,剩下大多數則被散給后院那群女人。

    像那些快要過(guò)時(shí)的鮮亮料子、皮毛、首飾,甚至是家什、擺設,都被平均分下去,以實(shí)際行動(dòng)表明正院福晉對她們接下來(lái)行動(dòng)的支持。

    畢竟想讓牛干活,得先讓牛吃飽!

    格格侍妾們收到東西,也不七想八想貝勒爺那地方有沒(méi)有毛病了,全都緊鑼密鼓地開(kāi)始裁衣裝扮,為即將到來(lái)的爭寵做準備。

    后院一時(shí)間熱熱鬧鬧的,襯得前院更加凄風(fēng)苦雨。

    八爺同太醫院院正促膝長(cháng)談一番,得知了自身的真實(shí)情況,正心情不好呢,聽(tīng)聞后院的動(dòng)靜,啪地站起身往后面走去。

    王昌順連帶隨身伺候的小太監們都不敢出聲,屏住呼吸趕忙招手跟上。

    一行人匆匆來(lái)到正院門(mén)口,看到里面歡歡喜喜的氣氛,不說(shuō)別人,反正八爺的臉是當場(chǎng)黑了。

    他氣勢洶洶地沖到前廳,對著(zhù)如月陰陽(yáng)怪氣:“爺身子出了問(wèn)題,你就這么高興?!”

    如月瞪大眼,一臉驚訝狀:“怎么可能,真出問(wèn)題了?”說(shuō)得她好像不知道一樣。

    反應過(guò)來(lái)自己一不小心把秘密泄露出來(lái)的八爺:“…………”

    該死的,別問(wèn),問(wèn)就是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