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8hcrq"></button>
<dd id="8hcrq"><noscript id="8hcrq"></noscript></dd>

<button id="8hcrq"><acronym id="8hcrq"></acronym></button>

        <th id="8hcrq"></th>
        海棠書屋 > > 平衡女主 > 梁郁
            籬落坐在轎子里,一路上一言不發。青櫻本想問問她領后娘娘找她做什么,好幾次話到嘴邊又吞了下去。自打她出了芳怡殿,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像是遭遇了什么不可預測的大事一般。

            轎子來到長樂宮西角門處,穩穩地落在石板地面上。青櫻掀開轎簾子,籬落低頭走了出來,見門口立著兩位虎背熊腰的侍衛,皆是腰跨佩刀,如門神一般立著。

            籬落、青櫻一前一后甫一入門,見一名侍衛挑著一盞燈籠側身走了過來,燈籠后面跟著一名男子,約摸三十歲左右,一身銀灰色的甲胄,腰懸寶劍。點點星光照在他瘦削的面頰上,愈發英武不凡。

            青櫻見了男子,福了一下身子行禮:“見過梁統領!”這“梁統領”大名叫“梁郁”,行伍出身,武藝高強,本是東宮里的一名普通侍衛,后來獲領后娘娘賞識,升拔為長樂宮的侍衛統領,專門負責長公主的禁衛安全。平日里與籬落、青櫻等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比較熟識,說話也就隨意一些。

            “梁統領,大晚上的,您該不會是在這兒專門迎候我們姑娘吧?”青櫻的話語中帶著幾分戲謔,故意盯著他的臉看。梁郁有些窘迫,慌亂道:“我負責禁衛長樂宮,每晚都要親自到各處查崗一遍,以防疏漏!

            青櫻點著頭道:“哦,是這樣!看來是我誤會了!”話剛說完,籬落捏了她胳膊一下:“話真多!你晚膳沒吃不餓嗎?還不趕緊去弄點吃的。我已經在宮里用過了!

            青櫻“哦”了一聲走開了;h落望了眼面前的男子,溫言道:“梁大哥,我有話跟你說!绷河艚舆^屬下手里的燈籠,道:“那我送你回房吧。路上邊走邊說!蹦敲绦l退到了一旁,二人并排緩緩而行,燈籠凌空挑在前方,給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圓形的光圈,也隨著二人的步伐亦步亦趨。

            主道上每隔一段盡皆裝了宮燈,琉璃外罩,照得四周的景物不甚清晰,依稀可見大致的輪廓。二人一時都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走著,仿佛怕驚擾了這清幽的仲夏夜。略走了一截,籬落低著頭,盯著燈籠倒映留下的光圈,話音有些微弱:“梁大哥,我馬上要離開長樂宮了!

            “離開?”由于過度緊張的緣故,“離”字的發音都有些變了,梁郁忽然聽到這條消息,顯然是格外吃驚;h落補充道:“就是暫時離開一陣子,過段時間還會回來的!

            那光圈停了下來,像是在微微顫動。梁郁駐足,望著她白皙的側顏,如一層潔白的月華敷在上面,透出幾分清冷和憂思。

            “是跟今日入宮有關系嗎?”籬落扭頭看了他一眼,看到了他殷切的眼神,掩飾道:“總之,你別問了。過幾日你自然就會知道的!碧Р较蚯白呷。梁郁趕忙跟了上去,過了片刻又道:“什么時候動身?”籬落道:“明日一早吧。時間有點緊迫,我今晚算是跟你道個別!

            穿過幾排大理石鑄就的花壇,依稀可以看到籬落的住處;h落道:“梁大哥,我到了。你忙完了也早點休息!辈戎A往房門口走去。她隱隱感覺到身后的人像是還有話要說,嘴唇顫動發出了細微的聲音,可是不知何故,終究沒有開口。

            鳴鸞立在房門口,迎上來道:“姑娘回來了?尚枰獪蕚渫砩?”籬落擺手道:“我吃過了。準備一下,我要沐浴!兵Q鸞應了聲,就去準備了;h落進了房里,坐到圓桌旁,一只胳膊搭在上面側枕著頭;叵胫シ讲耪僖娮约旱那榫昂秃髞泶捭懻f的那些話兒,恍然如一場夢一般,如真似幻。

            那些都真實發生了么?自己這就要成為長公主殿下的“試婚丫鬟”了嗎?

            忽然,不知為何,“上官滌塵”這個名字就跳入了腦海之中。那個潛力世界里傳言中的風一般的“翩翩公子”,自己說不定明日就要在上官府中見到對方的真人了。

            這么一想,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撞了大運似的。多少名門閨秀可能一輩子也無緣得見那個風一般的男子,只能在午夜夢回之時偷偷幻想與對方不期而遇。

            而自己呢?不過是長樂宮里的一名丫鬟,不但可以見到對方真人,而且還要近身與對方相處三個月。這算是創世大神對自己的莫大眷顧嗎?

            胡思亂想之際,青櫻走了過來:“姑娘,我服侍你沐浴吧!被h落抬起腦袋,下意識地倒吸了口涼氣,左胳膊都被枕麻了,方才居然渾然不覺。

            幾步來到內室,青櫻替她除去了衣衫,她坐進浴桶之中,聞到了花瓣散發出的一絲芳香。青櫻撩起袖子用手指替她揉捏著雙肩,籬落道:“等下把我的隨身衣物收拾幾件,常用的物品也一塊兒打包了。我要暫時離開長樂宮外出一趟!

            青櫻登時喜上眉梢,連珠炮似的問道:“姑娘要去什么地方?那里好玩么?是公差么?能不能帶上青櫻一道去?”籬落道:“算是公事吧。那地方森嚴得很,規矩又多,可不比長樂宮自在。你還是留下吧,讓鳴鸞陪著我去就行!

            “姑娘偏心!有好事兒總想著鳴鸞那小妮子!被h落聽著她耍起小性子,不禁樂了:“我們又不是出宮游山玩水,而是奉旨辦差。你的性子毛毛躁躁的,萬一惹出了亂子,到時候我可護不了你!

            青櫻依舊不依不饒:“姑娘只會拿這些大話嚇唬人,難不成是去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辦差么?再者說,我向來聰明伶俐、乖巧懂事,能惹出什么亂子喲!”

            籬落索然寡味地道:“那地方跟凌霄寶殿也差不多,本該不是你我這種身份的人可以去的。不過是機緣湊巧罷了,讓我不得不去!便逶∫旬,籬落換上了輕薄的內衣,來到床前躺了上去。

            青櫻先在床頭點燃驅蚊的香料,然后開始收拾衣物和日常要用到的物品;h落用兩根食指輕揉著自己眼角的穴位,輕聲道:“青櫻,收拾完了你就去歇息吧!鼻鄼褢艘宦,見房門開了,兩名侍女當先走了進來,一左一右侍立兩旁。接著長公主宮疊疊快步閃入,一副心急火燎的表情。

            只見對方面如滿月、目若辰星,透著一股非比尋常的嬌貴之氣。她身著一件明黃色的輕綢,粉頸微露,一條粉色輕紗搭在雪藕似的胳膊上,襯托得整個人如九天仙女一般。

            青櫻趕忙行禮,床上的籬落聞聲也趕忙下了床,匆匆行禮。宮疊疊擺了下手:“你們都下去!彼腥硕脊硗肆顺鋈,房門被緊緊閉合。宮疊疊彎腰將籬落拉了起來,坐在床前的桌子旁,面帶一絲慍色:“籬落,我且問你,你有把我當作你的姐姐么?”

            籬落一時有些不知所措,宮疊疊越發生氣:“入上官府當我的‘試婚丫鬟’這么大的事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呢?”拉著她手就要往外走,急匆匆道:“我現在就帶你入宮去見母后。就算是領后娘娘,也不能強人所難吧?”籬落站著未動,沉聲道:“長公主殿下,娘娘并沒有勉強我。我是自愿當這個‘試婚丫鬟’的!

            宮疊疊一時有些難以置信,用一種猶疑的眼光望著她;h落將她拉著坐了下來,緩緩道:“我的命是娘娘跟長公主殿下救下的。如果沒有你們,我可能十多年前就已經不在人世了。所以,為你做這點小事又何足掛齒呢!

            宮疊疊喚了聲“籬落”,又道:“你可是我的結拜妹妹,做姐姐的怎么能讓妹妹做這種事呢?聽著就荒唐透頂!如果按照天家的慣例一定非要考察對方,可以換個人去嘛!

            籬落輕輕握著對方的手,堅定地道:“這個人必須是我,也只能是我!宮姐姐,我們結拜姐妹只不過是私下里鬧著玩兒的。在明面上,您是潛力世界里獨一無二的長公主,尊崇的地位無人可以比肩。更何況,這次天家與上官家族的聯姻至關重要,意義非同一般!

            “是因為我弟弟的緣故么?”宮疊疊直接問了出來;h落意味深長地望著對方,看來對方不只是古靈精怪、天真爛漫,一語就道破了聯姻的關鍵所在。

            籬落起身走到牙床前,望著床頭裊裊升起的輕煙,感慨道:“宮姐姐,人生在世,不管是存活在潛力世界還是顯力世界里,好像與生俱來都帶有自己的使命。就像你,雖然高高在上,現下卻不得不嫁入上官府。而我呢,做好你的‘試婚丫鬟’就是我的使命。有些事情既然我們無力更改,還不如順應的好!

            宮疊疊眉頭緊鎖,像是在琢磨著她的話,半晌方道:“籬落,看來你的內心里還是很排斥做這個‘試婚丫鬟’的,是也不是?”

            籬落搖了搖頭:“談不上排斥,我不過是謹遵娘娘的懿旨罷啦。我沒有想別的,只是把它當作一樁娘娘吩咐的差事,現在就是想著怎么才能把差事辦好,不辜負娘娘的期望!

            寢室里陷入了一陣沉默,宮疊疊知道事情已經沒有轉圜的余地了,忽道:“籬落,我今晚就在你房里睡吧!被h落笑了下,拒絕道:“我的床這么小,大熱天的還要擠兩個人。長公主殿下,您還是回自己的寢殿里睡吧。也讓我睡個安生覺,明兒一早就要入上官府去了!

            “我不!”宮疊疊湊上前,黏著籬落撒嬌道,“好籬落,就讓我陪你睡嘛。如果熱,我夜里給你打扇子如何?”
        日韩免费视频网址,日韩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视频,日韩在线成年视频人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