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8hcrq"></button>
<dd id="8hcrq"><noscript id="8hcrq"></noscript></dd>

<button id="8hcrq"><acronym id="8hcrq"></acronym></button>

        <th id="8hcrq"></th>
        海棠書屋 > > 平衡女主 > 懿旨
            入了門洞之后,視野立時開闊起來。一名侍女迎了上來,福了下身子道:“籬落姑娘,宮令大人特派小奴前來迎候!被h落友善地道了聲“有勞”,二人跟著那名侍女穿過幾道回廊,直接來到了芳怡殿。

            那名侍女擺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籬落姑娘請入內吧!被h落微微頷首,推門入了殿內。殿外落日尚有余暉,可殿內由于是密閉狀態,已經點了宮燈,照得四周亮堂堂的,但是卻沒有一絲熱氣,反而感覺涼絲絲的。

            迎面是一道橫掛的珠簾,珠簾后面隱約可見正中間的軟塌上坐著一位雍容華貴的婦人,身著一件寬大的明黃色袍衣,雙手合在一處,撥動著一串深紅色的瑪瑙珠子。這婦人便是兩界領主宮弼的夫人、長公主宮疊疊的生母尹馥,尊稱“領后”。旁邊侍立著崔銘,表情肅然,像是入定了一般。

            籬落走到正中間,跪身、雙掌平行著地,恭敬地道:“小奴籬落拜見領后娘娘!愿娘娘芳齡永駐、圣壽無疆!”

            尹馥輕輕走下軟塌,撩開珠簾,伏下身子兩手緩緩拉住籬落的雙手將她拉了起來,和顏悅色道:“真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了!跟本宮的疊疊公主一樣好看!”籬落被她這樣親自拉起來有些受寵若驚,趕忙道:“娘娘謬贊。小奴是何等身份,豈敢與長公主殿下相提并論!

            尹馥四下打量著籬落,接著道:“崔嬤嬤!傳晚膳吧!贝捭憫艘宦,出了大殿。尹馥親切地拉著籬落的手來到偏殿,在一張長桌前坐下了;h落躬身道:“小奴是何等身份,豈敢與娘娘對坐!币[了下手,籬落方才戰戰兢兢地落了座。

            不知高幾上放著的花瓶里插著什么花兒,讓偏殿里彌漫著一股清爽的幽香,聞之令人心曠神怡。尹馥用一種柔和的眼神望著籬落,慢悠悠地道:“籬落,你可知道自己的身世?”

            籬落道:“小奴聽長公主殿下提起過,并不十分確切。大約是三四歲時,小奴被人遺棄在了郊外,是娘娘和長公主殿下路過那里,將小奴救起帶回了宮中!

            尹馥的身子向后傾斜了一點靠在椅背上,面上露出悠遠的神色:“說起來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一年的春天有些姍姍來遲,長公主當時與你差不多年歲,正是淘氣的時候,非要嚷嚷著出宮踏青。本宮就帶著她去了郊外。在曠野里路過一間茅屋時,估計是一戶隱居的山野人家,長公主吵著鬧著非要進去瞧瞧,本宮也只得同意了。不想剛到茅屋邊,到底是小孩兒眼尖,長公主一眼就瞧見了窩在籬笆墻下的你!

            籬落認真傾聽,專注的眼神追隨著尹馥的目光,一個字也舍不得落下。十六年來,她還是首次全面了解自己的身世。

            尹馥頓了頓,續道:“后來的事你大概都知道了。長公主嚷嚷著非要救下你帶回宮里,讓你做她的玩伴。想來冥冥之中你們二人自有一段緣分,否則也不會在郊外偶遇。因為你是被遺落在籬笆墻下,所以本宮就給你起了‘籬落’這個名字。當時你只有三四歲,體內已經有潛力涌動?梢娔闾焐褪且幻麧摿,是屬于潛力世界的人。大約你父母必是遇到了萬難的遭遇,否則也不會舍下自己的親骨肉遺落在荒郊野外。真是世事無常!”說到這里,她禁不住輕輕嗟嘆了一聲。

            籬落復又跪下,道:“娘娘對小奴的救命之恩和撫育之情,小奴此生就是結草銜環也難以報答!币ヌ质疽馑鹕,見崔銘已經領著幾名侍女傳了晚膳過來,一眨眼的工夫擺滿了長桌。不過是些清淡的點心和時令菜蔬,主食是白粥。但是好幾樣點心都是籬落平日里愛吃的,顯然是對方提前做了精心準備。

            傳膳的侍女躬身退了出去,只剩下崔銘立在一旁伺膳。尹馥道:“大規矩都免了;h落,坐下進膳吧!被h落道了聲“謝娘娘恩賜”,開始用膳。忙活了一下午,腹中還真有些饑餓。尹馥每樣吃的很少,淺嘗輒止,身旁的崔銘偶爾上前服侍一下,并不言語。

            尹馥趁喝下一口白粥,隨口問道:“籬落,要給長公主選駙馬你聽說了吧?”籬落答道:“小奴聽說了!币ビ值溃骸澳悄憧芍旒疫x中的駙馬郎是誰?”

            籬落思考了一下,求證道:“恍惚聽說是右相大人家的長公子上官滌塵,不知是否屬實?”尹馥點頭道:“正是上官家的長公子!”

            上官氏乃是潛力世界里兩大顯赫家族之一,領袖人物上官徽現居中樞臺右相之職,位高權重。其長子上官滌塵更是整個家族里最耀眼的新星,不但人生得相貌俊美,而且腹有詩書、待人溫善,更有“翩翩公子”的美譽,年紀輕輕就已經身居中樞臺下轄的六大職能司之一的修復還原司主官,前途無可限量。

            這樣的風流人物不知是潛力世界里多少懷春少女的理想夫君人選。如今長公主與其婚配,真可謂門當戶對,天賜的一段良緣。

            籬落在心里胡思亂想著,見尹馥放下手中的銀湯匙起了身,緩緩走到前面的一扇橢圓形落地窗前,用一種深沉的口吻道:“籬落,你可知這不是一樁普通的天家與權貴階層的聯姻,而是有著特殊的含義!

            籬落面帶疑惑,掃了眼對面侍立著的崔銘,像是要從她的臉上捕捉些什么?墒菍Ψ矫鏌o表情,如木人一般。只聽尹馥自問自答道:“本宮告訴你:這是一樁迫于無奈的政治聯姻!個中的無奈又有誰人能知呢?”發音深沉,透出了萬般的蒼涼與無奈。

            “迫于無奈”?籬落更加疑惑不解了,長公主宮疊疊是領主宮弼和領后尹馥唯一的女兒,她的父親和母親是這個世界里至高無上的主宰者。還有什么事能讓主宰者“迫于無奈”呢?

            照她方才的話意,就連自己女兒的婚事也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是迫于無奈才與上官家族結親的。難道在她眼中,就連上官家族的長公子也不堪匹配自己的女兒么?

            尹馥沉聲道:“籬落,你如今已是碧玉年華,很多外界的事該知曉了。宮氏家族統御潛力世界和顯力世界已達三代。在尋常人的眼里,可以說是無限榮光了。然而常言說:月滿則虧,水滿則溢。如今君上統御兩界已近百年,龍體日漸衰微,應付紛雜的朝事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

            籬落斟酌了一下,謹慎地進言道:“娘娘不必憂心,如今太子殿下已經長成,將來承繼兩界領主大位,必將延續君上和宮氏家族的光輝與榮耀!

            尹馥緩緩走到長桌前面,看著幾碟精雕細琢的裝飾菜肴,淡然道:“你方才說的不過是一些人人都會說的場面話而已。就像這幾碟菜肴,雖然造型美觀,卻根本不能拿來果腹。太子性格暗弱,淡泊名利。試問這樣的人怎能坐得穩兩界領主的寶座呢?”

            直到此刻,籬落方才多多少少有些明白“政治聯姻”這幾個字的含義。宮氏家族表面上仍是兩界霸主,無奈現任領主宮弼已是遲暮之年,朝局又是波詭云譎,兩大權勢家族也在一天天坐大,已經嚴重威脅到了至高無上的君權。

            宮弼為了太子將來能夠順利接班,只能被迫通過下嫁長公主的方式與其中之一的權勢家族聯姻。這樣或許才能保證太子將來坐穩自己的寶座,延續宮氏家族兩百多年來的榮耀。

            籬落道:“父母之愛子,必為之計深遠。娘娘慈母之心令小奴感佩!币@道:“手心手背都是肉!只是如此,到底有些委屈長公主了!被h落寬慰道:“都說上官公子出身顯貴門第,是潛力世界里少有的翩翩佳公子,與長公主殿下正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依小奴愚見,二人若能結為連理,也不算委屈了長公主殿下!

            良久無言的崔銘緩緩走上前來,插言道:“籬落姑娘說的也有幾分道理。不過,你方才所言上官公子如何如何想必也是坊間傳聞,并未親眼得見。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依老奴愚見,在正式聯姻以前,最好是派一名心腹之人前去近身考察一番方為妥當。畢竟這是長公主殿下的終身大事,關系到對方一生的婚姻幸福!

            籬落瞬間懂了,難道領后娘娘是想讓自己做這名前去考察未來駙馬郎的心腹之人?

            尹馥的目光柔和而專注,深思熟慮道:“籬落,這就是本宮今晚召見你的原因。思來想去,本宮覺得也只有你才是最合適的人選。你與長公主從小一起長大,名為主仆,實為姐妹。而且你性情沉穩、處事妥帖,也只有讓你去,本宮心里才踏實!

            事發突然,籬落心里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表面上依舊面沉如水,像是在深思對方的話語。

            尹馥望著她道:“本宮準備派你以‘試婚丫鬟’的身份提前進入上官府,與那上官公子近身相處一段時日。你要借此機會重點考察對方的人品、修養、性情以及身體有無隱疾等等。雖然這是一樁政治婚姻,但是本宮也不想委屈了長公主!

            籬落面上波瀾不驚,內心里卻如翻江攪海一般。尹馥進一步問道:“籬落,不知你可愿前往?”籬落愣了一下,緩緩起身跪下:“小奴的命是娘娘和長公主殿下救的。為了長公主殿下的終身幸福,小奴愿做‘試婚丫鬟’!彼睦锖芮宄,既然領后娘娘已經有了決定,這種事情哪還由得了她說愿意不愿意。

            自領后娘娘心里生出這個想法之時,自己“試婚丫鬟”的身份就已經板上釘釘了,任誰也改變不了的。

            “乖孩子,起來吧!”尹馥像是了卻了一樁心事一般,語氣輕快了些,“籬落,只要辦好了這樁差事,本宮日后自然不會虧待你。進入上官府的具體事宜稍后崔嬤嬤會和你細說,就以三個月為考察期限吧。切記!你此行重任在身,務要謹慎對待!”

            “喏!”籬落緩緩彎下腰去,將額頭貼到了花團錦簇的地毯上;蛟S她還不知道,自己一身的命運將隨著“試婚丫鬟”的身份而發生巨變。
        日韩免费视频网址,日韩电影视频在线播放,日韩一卡二卡三卡四卡无卡免费视频,日韩在线成年视频人网站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