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書(shū)屋 > > 暗戀成糖 > 第六章
    不知誰(shuí)提了一句時(shí)間還早,我們去唱歌吧。

    沈玉在燈光昏暗中,聽(tīng)著(zhù)他們鬼哭狼嚎的歌聲,默默打開(kāi)了消消樂(lè )。

    本來(lái)她想以家中有事婉拒了,“我和沈玉也去!”李文星卻搶先一步替她回答道。她是忘記她們兩五音不全了嗎?

    沈玉這是第二次來(lái)ktv,第一次是在高考后,即使再不合群,最后一次的班級活動(dòng)也沒(méi)有理由缺席。

    時(shí)暗時(shí)亮的光纖燈讓沈玉感到一陣陣暈眩,她只好放下手機。沈玉看了一眼李文星,她正在跟別人擲色子,沈玉甚感無(wú)趣。

    沈玉余光掃到林晨正和陳諾說(shuō)話(huà),不知陳諾說(shuō)了什么,林晨正低頭淺笑,嘴角的酒窩隱隱可見(jiàn)。

    沈玉見(jiàn)陸續有人走掉,看了眼時(shí)間,挺晚了,她也該回去了。拍了拍玩的正盡興的李文星的肩膀,做了一個(gè)“要走了”的手勢。李文星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道:“路上小心”。

    她組織好語(yǔ)言,站起來(lái),笑著(zhù)跟其他人說(shuō)道:“時(shí)間不早了,家里還有事,我先走了”

    其他人也不好說(shuō)太多,畢竟人家有事,不能不能人家走。

    “注意安全”

    沈玉走出大門(mén),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諝庵羞帶著(zhù)一絲熱氣,太陽(yáng)還未完全落下,湛藍的天空中,隱約可見(jiàn)的白云。

    殊不知在她走后,林晨正說(shuō)有急事,便急匆匆的也離開(kāi)了。

    沈玉到家便開(kāi)始準備晚飯,吃完晚飯,趁著(zhù)蔣安慧刷完的空隙才休息的一下。拿起手機,一條未讀消息異常醒目。沈玉點(diǎn)開(kāi)來(lái),原來(lái)是林晨正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請,并且把他的名字發(fā)了過(guò)來(lái)。他這是剛看微信?

    沈玉回了一個(gè)“ok”,表示她知道了。沒(méi)想到林晨正竟然用著(zhù)二哈的表情包做頭像......

    她鬼使神差的點(diǎn)開(kāi)了林晨正的朋友圈,非常干凈。望著(zhù)那一條橫桿,如果不是剛才才發(fā)完消息,沈玉都要以為林晨正是把她刪掉了......

    回了消息,許久不見(jiàn)回復,沈玉便把扔到了床上,跟著(zhù)蔣安慧出去散步。

    蔣安慧美名其曰是帶著(zhù)她一起散步,實(shí)際上就是想著(zhù)在路上給她物色物色合適的對象。

    用蔣安慧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就是,小區里面的多放心,吵架了她還可以去幫忙。

    成功收獲了沈玉的白眼一枚。

    和蔣安慧回來(lái)以后,沈玉先去洗了個(gè)澡,這一天流的汗都夠她之前一個(gè)月流的汗了。

    擦干頭發(fā),躺在床上,想起白天的事,她有滿(mǎn)肚的疑問(wèn)需要被解答。

    沈玉拿起手機,撥給了李文星。

    “故事的小黃花,從出生那年就飄著(zhù)......”

    “怎么了小玉”歌才唱了一句,李文星便接了電話(huà)。

    “我.......”沈玉猶豫著(zhù),不知從何說(shuō)起。

    “我們有什么是不能說(shuō)的嗎”

    “你記得林晨正嗎?我不記得初中有這么一個(gè)長(cháng)得這么好看的男生了啊”沈玉躊躇片刻,還是問(wèn)出了內心的困惑。

    “我也想問(wèn)你來(lái)著(zhù),我們班要是有林晨正這樣的,我何至于看上隔壁班的”李文星自嘲一笑。

    “我去問(wèn)問(wèn)陳諾吧,他們兩好像很熟的樣子”

    “對了,你和陳諾.......”沈玉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出口,對面就傳來(lái)了“嘟嘟嘟”的掛斷聲。

    算了,下次見(jiàn)面再問(wèn)吧。沈玉無(wú)奈搖搖頭,放下手機,關(guān)上燈,不下片刻,便睡著(zhù)了,一夜無(wú)夢(mèng)......

    沒(méi)等到李文星關(guān)于林晨正的消息,卻等來(lái)了李文星約她出去玩密室。

    沈玉沒(méi)有任何猶豫的拒絕了,她從來(lái)沒(méi)玩過(guò),進(jìn)去容易出來(lái)難。

    李文星再三保證,她肯定可以帶著(zhù)沈玉出來(lái)。

    “你和陳諾去就好了,我去的話(huà),還當你們的電燈泡”沈玉滿(mǎn)臉寫(xiě)著(zhù)拒絕,說(shuō)道。

    “不會(huì )的,還有你不是對林晨正好奇的么,陳諾把他也約出來(lái)了,你可以自己?jiǎn)?wèn)啊。再說(shuō)了,還有兩個(gè)人呢”李文星討好似的搖了搖沈玉的手臂,“小玉,陪我去嘛”。

    李文星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對密室感了興趣,和陳諾兩個(gè)人去玩過(guò)以后,回來(lái)嚷著(zhù)要帶她一起,直說(shuō)兩個(gè)人玩沒(méi)有意思。尤其是和其他不熟的人組隊,一點(diǎn)游戲體驗感都沒(méi)有。一直在沈玉耳邊念叨著(zhù)密室里的恐怖經(jīng)歷,讓沈玉產(chǎn)生了絲絲好奇。她也沒(méi)去過(guò)密室,只是聽(tīng)室友說(shuō)過(guò)......

    別看沈玉外表弱不禁風(fēng),似乎一陣大風(fēng)就能把她吹倒。內心可很是喜歡這些恐怖的事情,日本那幾部出名的恐怖電影她幾乎都看過(guò)。李文星也是知道她這一點(diǎn)小小的癖好,所以一直才央求著(zhù)沈玉跟她一起。

    “好吧”沈玉內心的天平已然傾倒。

    李文星聽(tīng)到沈玉松口,連忙去通知陳諾,還不忘跟沈玉說(shuō)會(huì )在微信上通知她。

    沈玉當天晚上還特地問(wèn)了潘可心玩密室需要注意哪些細節,畢竟潘可心可是常年混跡于各大密室。潘可心回了七個(gè)字“能跑就跑,別回頭”。

    潘可心好奇的問(wèn)沈玉是和誰(shuí)去玩密室的,在學(xué)?墒墙兴疾怀鋈,現在放暑假背著(zhù)她們偷偷出去玩。

    沈玉支支吾吾的說(shuō)道:“和我初中同學(xué)”,林晨正好像,的確算是她初中同學(xué)......

    很快便到了他們約定的時(shí)間,沈玉這次出門(mén)吸取了上次的經(jīng)驗,把她自己裹得嚴嚴實(shí)實(shí)的,這樣就不怕曬黑了。

    地點(diǎn)是李文星選的,這個(gè)地方是她上次玩的那家店。她覺(jué)得體驗感十足,這次便帶著(zhù)沈玉他們一起來(lái)。

    沈玉抵達了約定的地點(diǎn),林晨正穿著(zhù)黑色t恤,陳諾穿著(zhù)白色t恤,兩個(gè)人站在一起聊天,怎么看怎么覺(jué)得李文星在旁邊是多余的……

    李文星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diǎn),“小玉你來(lái)了啊”,看到沈玉以后跑到了她的身邊,她才不要和他們站一起,李文星撅著(zhù)嘴。

    沈玉暗自偷笑。

    李文星說(shuō)還有兩個(gè)人要一起,沈玉一直以為不是兩個(gè)男生,就是兩個(gè)女生,沒(méi)成想又是一對情侶?粗(zhù)前面兩對情侶手牽手膩歪的走進(jìn)店里,沈玉頓時(shí)覺(jué)得她好像不該來(lái)的,這不穩穩的兩個(gè)大電燈泡嗎?

    沈玉和林晨正一前一后的也跟了進(jìn)去,全程無(wú)話(huà)。

    他們一行六人停在了大廳屏幕前,密室里所有的本都完整的顯示在了屏幕上。

    考慮到六個(gè)人只有兩個(gè)人玩過(guò),但都是半吊子,他們商量一番,決定選擇一個(gè)微恐本。

    “那個(gè)是微恐嗎?”沈玉指著(zhù)屏幕上其中一個(gè)圖片說(shuō)道。

    整張圖片上只有一張臉,難辨男女。被一只慘白的大手緊緊捂住嘴巴,另一只略微稚嫩點(diǎn)的手似乎是從后面伸出,手掌張開(kāi),中指指間覆蓋在圖中人的鼻梁上,圖中人露出的眼睛里滿(mǎn)是驚恐。四個(gè)歪歪扭扭的血紅的字橫在脖子處:噓,別出聲。紅色的字體,好似有血跡微微滲出。

    沈玉從進(jìn)來(lái)以后便一直觀(guān)察著(zhù)這個(gè)本,不知道是不是錯覺(jué),她從驚恐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絲絲求救,讓她生起了想要探索背后故事的心。

    “是的哦”前臺工作人員轉頭看了一眼,說(shuō)道。

    “那我們玩這個(gè)?”沈玉看著(zhù)其他人,詢(xún)問(wèn)道。

    “我都可以”林晨正說(shuō)道,沈玉都已經(jīng)把她想玩寫(xiě)在臉上了,他怎么可能不同意。

    其他兩對情侶也表示都可以。

    工作人員要求他們不許帶手機,可以把手機和貴重物品放在前臺進(jìn)行保管,等結束以后再還給他們。

    眾人順從的拿出各自的手機,畢竟他們最想聯(lián)系的人此時(shí)都在這里。

    把他們的東西放在同一個(gè)箱子里,鎖上之后,工作人員又從前臺的桌子底下六個(gè)眼罩,依次給他們戴上。

    沈玉眼前一片漆黑,啥也看不到,這眼罩的遮光性真好……她只能由工作人員領(lǐng)著(zhù)向前走去。

    腳步停了下來(lái),沈玉意識到他們到了,從心底生出一股恐懼。對未知壞境的恐懼,亦是對不知道會(huì )發(fā)生什么的恐懼。這個(gè)時(shí)候害怕好像已經(jīng)遲了……

    “文星,你在嗎”沈玉試探性的開(kāi)口,聲音中有了一絲不易察覺(jué)的顫抖,她需要確認她的伙伴是否在身邊。

    “我在呢”黑暗中,李文星的聲音顯得異常清晰。

    沈玉輕吐一口氣,緩解緊張。隨著(zhù)一股淡淡的肥皂味,一只骨節分明且溫暖的手覆上了沈玉的手腕,掌心傳出的溫度莫名讓她心安。

    “請各位玩家摘下眼罩”冰冷的廣播聲從頭頂傳出。

    聞言,沈玉摘下眼罩,想看一下剛才是誰(shuí)的手。突如其來(lái)的亮光讓她不適應的微瞇起眼睛。

    “這次的密室竟然有燈,這么亮”李文星也摘下了眼罩,對著(zhù)陳諾說(shuō)道。他們上次的密室進(jìn)門(mén)就是黑的,全程沒(méi)亮過(guò)燈。

    等沈玉緩過(guò)來(lái),發(fā)現其他人已經(jīng)開(kāi)始在四處找尋線(xiàn)索。

    他們身處在一間臥室中,單人床上的粉色床單和被罩,還有一只呲著(zhù)牙微笑的粉色毛絨兔子,透露出這間臥室的主人可能是一位可愛(ài)的女孩子。床頭擺著(zhù)與整間房間風(fēng)格不符的老式木質(zhì)化妝桌;瘖y桌上放著(zhù)一個(gè)黑色小型手電筒。

    房間有兩扇門(mén),靠近化妝桌的那扇門(mén)被一個(gè)密碼鎖鎖住,另一扇門(mén)上什么都沒(méi)有,很明顯從里面是打不開(kāi)的,他們離開(kāi)必須要從解開(kāi)密碼鎖的密碼。

    陳諾拿起桌上的手電筒,按了一下開(kāi)關(guān),微弱的光在如此明亮的房間中并沒(méi)起作用,被臥室的光慢慢吞噬著(zhù)……

    “這也沒(méi)啥用啊”李文星湊到化妝桌前說(shuō)道,還順便照了一下鏡子。

    林晨正正盯著(zhù)密碼鎖思考著(zh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