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點(diǎn),青梧放學(xué),同學(xué)們陸陸續續的收拾東西,小部分的人選擇留在班級自習。

    回家的回家,吃飯的去吃飯,回寢室的回寢室。

    譚淼淼背上書(shū)包,書(shū)包很輕,里面只有今天的作業(yè),走到江清月的桌前。

    驚訝道,“清月,你帶這么多卷子?”

    譚淼淼看著(zhù)江清月一本一本卷子的往書(shū)包里面裝,一臉震驚。

    “哦,這些都是做完的了,王姨的小兒子快要高二了,這些他都用的上,里面我還畫(huà)了重點(diǎn)題型,對他學(xué)習有幫助!

    本來(lái)江清月寫(xiě)完的卷子,以前都是用完直接賣(mài)掉了,或者是捐給學(xué)校,不過(guò)后來(lái)知道王姨的外孫今年高一了,這些卷子留著(zhù)等他明年能用上。

    譚淼淼了然的點(diǎn)點(diǎn)頭,她也知道江家王姨的小兒子,她假期總去江清月家待著(zhù),和王姨也挺熟的,兩個(gè)人聊天什么的,就會(huì )聊到王姨的兒子,兒媳,孫子,小兒子什么的一些瑣事,對她的家庭也比較了解。

    小孫子還小,小兒子的年齡和她們差不多,聽(tīng)說(shuō)成績(jì)還不錯。

    江清月裝好書(shū)包,拉上拉鏈,原本有些空的書(shū)包鼓了起來(lái),像一個(gè)大肚子。

    江清月試著(zhù)向上拎了拎,本來(lái)保持形狀的書(shū)包立馬就變了形,負荷有些大,她的手也被嘞出了印子。

    江清月只好先放下來(lái)。

    譚淼淼看了看,“沉嗎?”

    江清月沒(méi)說(shuō)話(huà),示意讓她試一試。

    譚淼淼見(jiàn)狀也伸手拎了拎,頓時(shí)表情痛苦起來(lái)。

    “月月,這也太沉了,要不分批背回去吧,王姨也不著(zhù)急用!

    江清月皺眉,她不喜歡把事情分批做,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有點(diǎn)不甘心,而且只是背到校門(mén)口,倒是就上車(chē)了。

    想了想,就想起了程越哲,“算了,一會(huì )讓程越哲背吧!

    譚淼淼愣了愣,又提醒道,“書(shū)包的話(huà)也有點(diǎn)承受不住!

    江清月看向她,疑惑道:“把一部分卷子放在他書(shū)包里就行,這樣書(shū)包的負荷就不大了!

    譚淼淼剛想說(shuō)那我也幫你背一點(diǎn),又想到自己要回家,不能幫她背回家,只好作罷。

    江清月話(huà)音剛落,譚淼淼就看見(jiàn)程越哲出現在班級門(mén)口,往這里走。

    大部分的同學(xué)已經(jīng)離開(kāi)了教室,不過(guò)還有沒(méi)走的同學(xué)。

    剛才還在吵吵鬧鬧的同學(xué)都同時(shí)噤聲,就看學(xué)校里面傳說(shuō)的校霸邁著(zhù)大長(cháng)腿,一臉高冷的走向窗戶(hù)邊的位置。

    大家都在疑惑,程越哲來(lái)這里是干什么的?找人?

    原因呢?打架?威脅?恐嚇?

    江清月:你們腦子里都裝著(zhù)什么暴力因子……

    同學(xué)們還在猜想程越哲的目的,就聽(tīng)見(jiàn)他們的江同學(xué)和他打招呼。

    “你來(lái)啦!

    其實(shí)江清月一開(kāi)始是沒(méi)有意向打招呼的,畢竟兩人都是自己,想什么也都知道,當然也知道程越哲到了。

    譚悅悅看見(jiàn)程越哲來(lái)了,用手臂捅捅江清月,眼神示意門(mén)口的方向。

    江清月反應了一秒中,才明白過(guò)來(lái)她的意思。

    程越哲來(lái)了,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正常情況下自己應該叫他一聲。

    江清月叫了他一聲。

    程越哲回應,“月月!

    隨后目光看向江清月的身邊,禮貌問(wèn)好。

    “你好,我是程越哲!

    譚淼淼愣了一下,瞥了一眼旁邊對著(zhù)她露出期待眼神的江清月。

    禮貌微笑,“你好,我是清月的好朋友,譚淼淼!

    兩人相視點(diǎn)頭。

    江清月看見(jiàn)兩人友好打招呼,緊張的心稍微放下,以后接觸的機會(huì )肯定很多,她擔心譚淼淼不喜歡程越哲,畢竟他在學(xué)校的名聲也不是很好。

    “我書(shū)包的東西比較多,你幫我背幾本卷子!

    因為剛剛譚淼淼的提醒,江清月也就順勢和程越哲解釋了原因。

    程越哲點(diǎn)了點(diǎn)頭,打開(kāi)兩人的書(shū)包,拿出幾本卷子,放在自己的書(shū)包里面。

    裝好后拉好拉鏈,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自然的背起了兩個(gè)人的書(shū)包,剛要走,頓了頓。

    對著(zhù)兩人說(shuō),“走吧,趙毅他們先去了!

    “好,淼淼,走吧!

    江清月伸手拉住譚淼淼,在同學(xué)們的注視下走出了教室。

    幾秒鐘后。

    “臥槽!原來(lái)是真的嗎?”

    “我覺(jué)得應該是朋友,要是真的是……怎么可能這呢光明正大?不怕不抓?”

    “也對,更何況要是老師知道自己的得意學(xué)生早戀,對象還是程越哲,那不得炸?”

    “也對哦!

    “才不是嘞!你看程越哲什么時(shí)候這么……看著(zhù)乖巧了?幫拿卷子,還背兩個(gè)人的書(shū)包!”

    ……同學(xué)們嘰嘰喳喳的討論,回家也不回了,瘋狂八卦,原本安靜的教室頓時(shí)成了八卦殿堂。

    這邊江清月他們走步去約定的地點(diǎn),約定的比賽場(chǎng)地是附近的一個(gè)籃球場(chǎng),走路需要十多分鐘。

    譚淼淼疑惑,“為什么不用學(xué)校的籃球場(chǎng)呢?”

    學(xué)校的籃球場(chǎng)地很大,而且現在處于放學(xué)時(shí)間,不會(huì )打擾同學(xué),重要的是方便。

    江清月聽(tīng)到問(wèn)題后就有點(diǎn)一言難盡,雖然知道了原因還是裝作疑惑的看向程越哲。

    “對啊,為什么?”

    程越哲:“我們原本是這么打算的,不過(guò)三中的人也是那么打算的!

    想了想,譚淼淼就明白了,青梧的學(xué)生想在自己學(xué)校打,三中的人想在三中打,這就尷尬了。

    雖然學(xué)校的籃球場(chǎng)也能用,不過(guò)雙方都不退讓?zhuān)加X(jué)得在對方學(xué)校就輸了氣勢,經(jīng)過(guò)爭論,最終決定去校外的籃球場(chǎng),哪個(gè)學(xué)校的都不用,這就不用爭了。

    沒(méi)想到定了校外的場(chǎng)地,雙方還是爭論不休。

    這回爭的是地點(diǎn)偏向哪一個(gè)學(xué)校,校外那么多場(chǎng)地,定哪一個(gè)呢?

    程越哲是無(wú)所謂的,不過(guò)趙毅卻不松口,三中的人說(shuō)去他們學(xué)校附近的體育場(chǎng),場(chǎng)地很好。

    趙毅他們不愿,說(shuō)來(lái)青梧附近的,最終選了一個(gè)處于中間地帶的露天場(chǎng)地。

    還好青梧和三中的距離不是很遠。

    程越哲解釋完原委,譚淼淼一言難盡的點(diǎn)了點(diǎn)頭。

    她知道男生很幼稚,沒(méi)想到能這么幼稚,聽(tīng)完原委后,對于程越哲口中的的趙毅就表露出有點(diǎn)嫌棄還有點(diǎn)憐愛(ài)的心情。

    幾分鐘后,江清月他們就到了,這里的籃球場(chǎng)地不是正規比賽的場(chǎng)地,不過(guò)本來(lái)就不是什么正規的比賽。

    場(chǎng)地不算大但也不小,三中的人已經(jīng)到了,在做熱身,趙毅他們也在,雙方都緊緊的盯著(zhù)對方,帶著(zhù)少年的熱血。

    江清月也有些莫名激動(dòng)和興奮,啊,這就是少年!

    穆疏注意到江清月他們,走過(guò)來(lái)。

    “程哥,你們到了!

    穆疏看向江清月她們,露出清爽的微笑,“你們好,我叫穆疏!

    “……我是江清月!

    啊喂!陽(yáng)光清爽好少年你是誰(shuí)呀!別以為她不知道你本來(lái)的樣子哦!

    作為有兩個(gè)身體的人,江清月可謂是十分了解這位程越哲的好友了!

    性子比較冷淡,對什么都沒(méi)有太大的興趣,有點(diǎn)小腹黑。

    “你好,我是清月的朋友,譚淼淼!

    趙毅發(fā)覺(jué)穆疏不在,才看見(jiàn)程越哲他們來(lái)了,笑著(zhù)狂奔過(guò)來(lái)。

    “程哥!你來(lái)啦!”

    “江同學(xué),譚同學(xué),你們好,我是趙毅,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程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找我幫忙!”

    “你好,我是江清月,謝謝!卑趙毅還是傻敷敷的。

    “你好,我是譚淼淼!

    原來(lái)他就是趙毅啊,果然挺……憨厚的。

    幾人沒(méi)再多聊,比賽快開(kāi)始了,程越哲把書(shū)包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去熱身。

    江清月環(huán)顧了一下周?chē),雙方都有五個(gè)人,證明沒(méi)有替補,有一位比較成熟的男性,應該是叫來(lái)的裁判,還有一些圍觀(guān)的路人。

    青梧的學(xué)生來(lái)的都是七班的同學(xué),程越哲擔任中鋒,穆疏擔任得分后衛,趙毅擔任小前鋒,還有兩人是李響和趙一陽(yáng)。

    兩人分別擔任大前鋒和中鋒。

    比賽雙方定為一局定輸贏(yíng),20分鐘,中間不休息。

    三分鐘后,幾人上場(chǎng)。

    哨聲一響,發(fā)球員拋氣籃球,在籃球到達最高點(diǎn),雙方兩對同時(shí)躍起。

    三中的人比李響要高,不過(guò)李響的起跳有力,先一步碰到了球,輕松帶向自己球隊的方向。

    青梧搶先進(jìn)攻。

    三中的對長(cháng)安撫,“不要緊,搶回來(lái)!

    程越哲快速上前,拿到籃球,和隊員快速的擺了擺手勢。

    其余人快速前沖,趙一陽(yáng)和穆疏迅速攔截三中的大前鋒和中鋒,李響也攔在控球后衛。

    三中小前鋒攔截住程越哲,伸出手要斷球,程越哲悄悄改變運球的方向,一個(gè)反向的轉身帶球過(guò)了對方。

    三中其他球員往這里聚集,程越哲剛過(guò)對方的小前鋒,在三分線(xiàn)外準備起跳,對面的得分選手突然出現,攔在前面。

    這個(gè)時(shí)候投球,一定會(huì )被擋下來(lái)。

    程越哲不動(dòng)聲色的觀(guān)察了隊員的各個(gè)位置,投球的手瞬間改了方向,傳給左下方的位置。

    那里是趙毅,趙毅接過(guò)球,上前兩步,扣籃!

    青梧率先得到兩分。

    “耶!”

    這是程越哲計劃好的,開(kāi)場(chǎng)的第一球,會(huì )很好的鼓舞對內的士氣,只有一場(chǎng),也不用太過(guò)保存體力。

    有的人喜歡三分球,能夠有效的快速得分,但是兩分球也有兩分球的好處,往往振奮人心的球是扣籃,一個(gè)扣籃殺真的會(huì )讓人心振奮起來(lái)。

    三分雖多,但兩分也有兩分的好處。

    接下來(lái)的比賽很順利,三中的實(shí)力不差,但是追分追的很困難,兩隊的的分差控制在10分左右,每次三中追上來(lái)一個(gè)球,青梧就會(huì )快速的再把分數拉開(kāi)。

    追分賽很累,無(wú)論是精神上還是體力上都會(huì )很有壓力。

    而被追的隊伍也有壓力,必須要做到壓住分數,防止追上來(lái),一不小心讓對方超過(guò)去,就可能一擊即中的崩潰,再也超不過(guò)去。

    最終的分數是30比15,青梧獲勝。

    “耶!”

    “哼!下次贏(yíng)的一定是我們!”

    趙毅得意的笑了笑,“嘿,下次贏(yíng)得也是我們,你在想屁吃吧!”

    “你!”

    穆疏拉住斗志昂揚的趙毅,“好了,還要去吃燒烤呢,別貧了!

    趙毅興奮道:“啊對對對對,我們還要吃燒烤!去慶祝一下!嘿,今天就不和你們玩了,下次想找虐了再約!”

    對方:“我草!你給我等著(zhù)!”

    穆疏無(wú)奈搖了搖頭,拉著(zhù)趙毅趕緊遠離這個(gè)是非之地。